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028 凡人歌
    方圆受的伤不轻,全身加起来一共缝了一百多针。≌燃≤文小≌≦说www.ranwen.net ≦但由于林伟和于亮在胡同内的做法,让林军这边也没法报案,而一旦不报案,那就意味没有了赔偿的可能,所以,为方圆看病的医药费,就是个难题。

    进入2o1o年以后,东北的物价也在飞涨,林军清楚的记得,自己在16.7岁的时候,与别人打架,脑袋上破个口,去医院缝针,也就百十来块钱撑死了。但现在的情况是,什么东西在涨价,但就工资不咋长。十年前出租车司机一天能挣二百块钱,但十年后还他妈挣二百……

    方圆需要住院,押金就六千,手术费七千五,这还不算后期的药费和床位费。这钱张小乐垫了一部分,于亮把包里的现金全都拿了出来,而林军把买车剩下的周转资金也全部扔进了医院,但还是不够。

    这事儿没法通知方圆家里,而林伟又是个只吃不出的穷货,于亮也跟他暂时躲在了朋友家里,因为他俩怕王涛那边有重伤被迫报案,所以,林军再次为钱的事儿犯起了愁。

    这钱要的很急,医院不会给林军先去凑的机会,你只要没钱,那马上就给你停药,这事儿连想都不用想。

    无奈之下,林军思绪良久后,只能找到了自己的亲姐林佳。

    ……

    方圆住院第二天晚上,林军临出车一个小时前,来到了姐姐家楼下。他没有上楼,只在楼下打了个电话。

    “喂,哪位?”林佳拿起手机接起了电话,但她的通讯录里并没有存上林军的号码。

    “姐,是我。”

    “小军啊?”

    “恩,你……干啥呢?”林军声音有些紧张的问道。

    “刚吃完饭,跟你姐夫看电视呢,咋了,弟?”林佳声音懒洋洋的问道。

    “有点事儿,我在你家楼下呢。”林军咽了口唾沫,低头说道。

    “那你上来啊,在楼下干啥?”林佳明显一愣。

    “你出来吧,我跟你说点事儿。”林军思考了一下,还是决定单独在楼下跟林佳说这个事儿,因为他跟李权的关系,实在是不怎么样。

    “神经病,等着吧。”林佳眨了眨大眼睛,用余光扫了一眼旁边的李权,随即责怪的回了一句,就挂断了电话。

    ……

    十分钟以后,林军一个人坐在小区内的长椅上,低头抽着烟。

    “咋了?”林佳大大咧咧的穿着睡衣,脚上踩着拖鞋就来到了林军旁边。

    “姐,我缺点钱,挺急的……你能不能……!”林军抬起头,有些磕巴的冲林佳说道。

    “多少啊?”林佳一听这话,捋了捋梢,皱眉问道。

    “一万五吧。”林军再次咽了一口唾沫,随即立马补充道:“姐,我车有活儿干,这钱我最多半个月就还给你。”

    “……”林佳看着垂头丧气的弟弟,顿时沉默无语。

    林军抬头也在看着,这个既熟悉,又挺陌生的姐姐。他等了大概三五秒钟以后,低头踩灭烟头说道:“姐,你要有困难,我就再想想办法。”

    说完,林军站起来,顺手拿起了给林佳孩子买的变形金刚玩具,笑着递过去说道:“回去吧,姐。”

    “一万五,是吧?唉……你等着吧。”林佳无奈的看着弟弟,伸出小手摸了摸林军的脑袋,然后转身就奔着自己家里走去。

    林军呆愣的站在原地,手里拿着玩具,随即暖心的一笑。

    ……

    此刻已经快要入秋,夜晚的东北略有凉意,冷风吹拂着小区院内,规整的绿化植物出“簌簌”的声响。

    林军坐在长椅上,刚还很开始耐心的等待。但等他抽了三根烟以后,也不见林佳下来。

    转眼四十分钟过去,小区楼栋的防盗门,依旧一点声响也没有。

    林军皱眉站起,看向了姐姐家的窗户,他迟疑了一下,随即掏出手机,就要给林佳打过去。

    “咣当。”

    防盗门响了,林佳还是那副妆容的走了过来。

    “这么长时间?”林军挺疑惑的迎过去问道。

    “啊,接了个电话。呵呵!”林佳缩着脖子,随即从衣服兜里掏出一沓人民币,伸手递向林军说道:“家里就一万二的现金了,剩下的三千,姐明天给你。”

    林军看着钱,眼泪刷的一下落了下来。

    “……拿着啊。”林佳拿着钱,眼圈也在一瞬间通红,她憋着嘴就要塞进林军的兜里。

    “姐,他……打你了?”林军往后躲了一步,目光盯着林佳有些散乱的头,和她衣领后面带血道子的脖颈,随即抿着嘴唇问道。

    “没有,没有……拿着吧。”林佳再次往前推了推手里的人民币。

    “姐,算了……我自己想办法。”

    “我让你拿着你就拿着。姐,没有多大能力,但你是我弟弟,这遇到困难,求到我家门口,姐不能看着……!”林佳说着就要将钱硬塞给林军。

    “姐,来之前,我没想过会这样……这钱,我说啥不能拿。拿了,我成罪人了。”林军死活没接这钱,因为他如果拿了,林佳在李权那儿会更加抬不起头。

    “弟弟,记住姐一句话,这个社会,谁有都不如自己有!”林佳憋着嘴,看着弟弟铿锵有力的说道:“干点正事儿!咱不为能挣多少钱,但也得让这帮人能看得起……小军,听姐一句,永远别去别人家借钱,你得做到让别人去你家送钱……”

    林军站在原地,看着眼角已经荡起鱼尾纹的林佳,似乎重新认识了她。

    ……

    五分钟以后,林军走了,但死活没拿林佳给他的钱。

    林佳回到了楼上,屋内满地狼藉,喝的有点多的李权,看见她就骂道:“你凭什么给他拿钱?你有俩弟弟,一个比一个不着调,你还要倒贴到啥时候?”

    “李权,我跟你睡了八年,还他妈不值这一万五块钱吗?那是我弟弟,亲弟弟!”林佳攥着钞票,歇斯底里的怒吼着,将钱扬在了客厅。

    “那是你的义务,我可以养你,我他妈还能养你俩弟弟吗?”李权瞪着眼珠子,一脚踹翻了茶几。

    ……

    开车往工地走的路上,林军双手握着方向盘,耳边听着李宗盛的凡人歌,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根本无法止住……

    在缅甸,他是一身忠魂,铁骨铮铮的汉子,曾一枪在手,为大哥立下赫赫战功的绝对死士!

    而回到国内,他更像一个无计可施的凡人,来自家庭的压力和误解,让他胸口宛若压上了泰山一般喘不过气。为了一万五千块钱,他只能被迫接受姐夫无言的羞辱,却又无可奈可。

    车,漫无目的,人,麻木无比。

    今天生的这件事儿,在林军脑海中反复的出现,那每一个细节,都犹如五彩斑斓的颜料碰上梵高的画笔,被勾勒的异常清晰,让人一世不曾忘却……

    李权虽然羞辱了林军,但他也会成全了林军。

    ps:感谢晨晨永,小4,一乐等一系列盟主的给力打赏,新书一开,就见到你们,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