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玄界之门 > 第十六章 金丝鼠
    三天后一大早。≌燃文小∈≧≯说www.ranwen.net ?

    石牧带着一个半人高的巨大包裹,孤身一人的来到了经常猎杀野兽的连绵大山中,并且一连翻过七八个山头,最终来到了一片翠绿异常的青竹林边缘处。

    他花了半个时辰,围着这片占地上百亩的竹林兜了数个圈,才在现了些什么痕迹后,在竹林某个方向处将巨大包裹轻轻放下,从中飞快摸出一柄不大的铁掀,开始在附近地面挖起陷阱来

    不过奇怪的是,石牧挖坑动作十分的小心,似乎怕弄出太大动静似的。

    但如此一来,等这个水缸大小,丈许深的大坑挖好后,天色已是午时了。

    石牧又从包裹中取出一些瓶瓶罐罐的东西,往坑底倒入了一些不知名的粉末和液体,再用一些纤细树枝覆盖巨坑表面,并从竹林中抱出来了许多竹叶又覆盖一层上去,洒了一些尘土在上面。

    如此一来,一个精巧陷阱就布置完成了。

    石牧看了看自己布置的东西,也露出满意的神色。

    这种陷阱布置方法和里面撒入的东西,都是他从钟工秘典上学来的,否则他即使将刀法修炼到了一息七斩,这一次能够得手把握还会再降几分的。

    接着,他看了看天空中高挂的太阳,判断了下具体时辰后,二话不说的又从怀中摸出一个纸包,打开后,露出一团金黄色的面团来。

    石牧随之将一个小瓶中不知名液体全都倒在了此物上。

    顿时一股难以形容肉香之气,从面团中散而出。

    “希望从城中老猎户那里得到的这个诱饵秘方真的管用,否则光是材料钱就花了三十两白银。”

    石牧自语了一句,手腕一抖,金黄面团就轻飘飘的飞落到了陷阱中心处。

    随之他又从包裹中拿处一根黑乎乎的木刀和一件异常肥大的翠绿色披风,往身上一盖后,再把包裹丢到附近一块巨石后,就回到陷阱边上趴下,一动不动起来。

    远远看去,陷阱处空荡荡一片,根本无法察觉到有丝毫的异常。

    这时的石牧,屏住呼吸,鼻孔处喷出的热气几乎淡若不见,双目死死盯着竹林处,眼都不眨一下,脑海中再次浮现出相关的信息来。

    金丝鼠,又名寻药鼠?是泉州特有的一种异兽,是某种常见花斑山鼠的变异种,一生下来,就会咬死同窝的其他小山鼠,三个月后,背生金毛后,即可以寻到一些药草自行吞服。

    一年后,金丝鼠通体金色后即完全成熟,这时就会完全激天赋之力,能够轻易寻找到一些珍稀药材。故而此鼠若被人驯服后,不亚于立刻多了一个天生的采药大师,一向在市场上有价无市,往往数万两白银也无法求得,罕有人出售的。

    石牧也是在某次追赶一头野狐到竹林附近处,才无意中现这里竟藏着一头在泉州大名鼎鼎的金丝鼠,自然惊喜交加。

    不过,他当时没有轻举妄动。

    金丝鼠虽然不是灵兽,但天生胆小谨慎,外加奔跑起来快似闪电,常常能借助惊人度凭空幻化虚影迷惑人,若是一击不中,除非轻功惊人的武道强者,否则再抓住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这段时间来,石牧每次来到这片山头修炼的时候,都会专门抽出一段时间研究这只金丝鼠的活动规律。

    如今他已将风驰刀法修炼到一息七斩,外加得到了钟工秘典上的陷阱和迷药布置之法,才下定决心今天动手的。

    ……

    就在石牧布置好陷阱,准备捕获金丝鼠的时候,丰城金罡武馆的某个大厅内,一名头灰白的老者,正没有好气的向面前王天豪说道:

    “你又搞什么鬼?这次让你去金家,是让你看看有没有中意的女子,谁让你出手打伤金家几位嫡系子弟的?”

    “许叔,这怎么能怪我,是他们自己说要请我指点武技一下的,我只是一时没有收住手而已。但话说回来了,金家的那些人,除了一个石玉环还不错外,其他人根本就是废物,连我一招都没接住,白白浪费我半天时间。”王天豪用手捂嘴的打了哈欠,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

    “你这兔崽子,金家可是我们王家在泉州的盟友,这次让你去相亲,谁让你动手了?如此一来,我还得给你擦屁股,要亲自登门向金家老祖赔礼一番的。从今天开始,你给我在这里好好待着,不将獠火枪法的‘混天式’修炼成,不准你离开武馆半步。”许姓老者狠狠瞪了王天豪一眼,又有几分无可奈何的说道。

    “我是无所谓,反正半个月后就是四大武馆较技日子,我正需要好好的养精蓄锐一番。”王天豪嬉笑的回道。

    “哼,就凭你这漫不经心的样子,我倒是对半个月后的比试,不太看好了。”许叔却哼了一声。

    “哦,你这么说,莫非其他武馆出现了什么好手不成?”王天豪听了,却精神一振,急忙追问起来。

    “你还真是个武痴!我若是不告诉你话,恐怕你晚上都睡不着觉吧。”许叔见此,却有些哭笑不得了。

    “嘿嘿,还是许叔最了解我了。”王天豪露出一丝阿谀之色的说道。

    “据我所知,这一次飞鸿武馆为了能够改变往年历次垫底局面,似乎从其他地方请来了一名了不得的天才,听说虽然不是血脉者,却拥天生的厚土之体?”许叔正色的说道。

    “厚土之体?就是那个以防御而著称的挨打体质?”王天豪终于露出一丝惊讶的表情。

    “嘿嘿,你知道厚土之体的可怕就行。以我看,以你现在的獠火枪法火候,可不一定能破开对方的防御。”许叔嘿嘿一声的回道。

    “也许我真破不了武徒级厚土之体的防御,不过我知道有一名丰城武徒肯定能做到此事的。他若是也能参加这次武馆比试,那可就真的精彩万分了。”王天豪略一沉吟后,忽然又笑了起来。

    “哦,你说的莫非是前几天提到过的‘凶拳’?”许叔闻言,双目精光一闪。

    “不错,我可是亲自见过其出手,力气之大绝对在千斤以上,否则绝做不到徒手折铁的。”王天豪不加思索的说道。

    “嗯,照你的说法,这凶拳一身蛮力到的确能克制厚土之体几分的。不过可惜的是,这次比试只能是十八岁以下的武徒参加,这名凶拳既然是小帮会的领,年龄多半过此界限了。”许叔不置可否的说道。

    “是啊,要不是因为此缘由,我当时也不会这般轻易退走的。若这凶拳真是和我一样年龄话,我怎么也要和其好好大战一番,好捍卫我丰城第一武徒的名头。”王天豪点点头后,傲然的说道。

    许叔听了,有些无语了。

    自己这位贤侄什么地方都好,就是有些太过显摆了。

    ……

    “嗖”“嗖”几声!

    七道黑色刀影一卷而过,将数团的淡黄色虚影一击而碎,最终斩到了某个实体之物身上。

    “吱吱”

    一个拳头大小的金毛小兽一声尖叫后,当即从半空中栽落而下,正好掉入到了下方已经显露而出的巨坑中。

    旁边蓦然出刀偷袭的石牧,见此大喜,急忙将木刀一扔,单手往袖中一抓,再往前一扬,一张巨大丝网飞出,正好将巨坑顶部重新覆盖住了。

    “砰”

    金色小兽猛然从坑底处一冲而出,正好撞在了刚刚布好的丝网上,只能重新跌落而下。

    一连十几次冲撞后,金色小兽冲击力量渐渐无力起来,最终坑中再无任何动静传出了。

    石牧这才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去,目光往坑中一扫。

    只见那只金色小兽,赫然已经在坑底五颜六色的粘液中一动不动起来。

    石牧这才真正放心下来,转身走向附近的巨石后,从包裹中三下五除二的翻出一个不大的铁丝笼后,就要兴冲冲的再冲向巨坑。

    但是他方一转身,顿时脸色大变。

    只见原本空无一人的深坑边,不知何时多出了一名青袍背剑的男子,正摇头晃脑的打量着手中提着的一只挣扎不已的金色小兽,正是先前应该在坑中昏迷不醒的那只金丝鼠。

    “前辈是什么人,这头金丝鼠,应该是晚辈的吧!”石牧心中狂跳几下,望了望对方手中的金色小兽,仍深吸一口气的问道。

    “怎么,小辈,你觉得是老夫抢了你的猎物不成?”青袍人听到石牧话语,立刻转过身来,冷冷的说道。

    石牧这才看清楚,对方赫然是一名看似年纪三十来岁的道士,只是双眉入鬓,目光如刀,给人一种煞气冲天的凌厉之感。

    “前辈一看就是高人,但这头金丝鼠的确是晚辈费尽心机才抓到的……”石牧方硬着头皮说了两句,忽觉一股奇寒迎面而来,身体几乎瞬间就如坠冰窟,浑身麻木僵硬起来。

    这位看似神秘的青袍人,竟二话不说对石牧立刻下了毒手。

    “咯咯,大名鼎鼎的寒渊剑,竟然会对一名武徒起了夺宝杀人的念头,妾身若是将此事宣扬出去,不知道会有多少人相信的。”

    就在石牧无法动弹半分,仿佛连神智都有些模糊不清的时候,忽然一个天籁般的悦耳声音传来。

    (今天只有一更了。没有办法,这本新书是完全跳出凡人流来写的,无论世界体系,打斗用词描述,全都需要重新构思,忘语在保证质量前提下,前期实在快不起来的。不过我可以向大保证,我会给大家创造出一个崭新的小说世界来,至于度嘛,在不熬夜的前提下,我会尽量给大家多写的,但却不敢再打什么一天肯定几更的保票了。汗,咱这病怏怏的身体,实在吃不消的。不过这几天的新书创作,忘语倒是写的很嗨哦,颇有几分找回当初写凡人开头时的似曾相识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