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8章 武市-
    走进武市,张若尘径直向中心拍卖场走去。⊥燃文小說,www.ranwen.net

    灵级下品的武技,不是那些一般的商铺能够吃得下,只有拿到中心拍卖场,拍卖给那些大家族,才能将武技的价值最大化。

    张若尘刚刚走进拍卖场,一个穿着整洁容颜俏丽的侍女便迎了上来,看到张若尘的那一副神秘的装束,她丝毫都不觉得诧异,十分礼貌的道:“先生,你需要什么帮助?”

    “我要见你们中心拍卖场的大执事!”张若尘稍微将自己的声音改变了一些,显得颇为沉浑,听上去就像是一个三、四十岁的中年人。

    这到底是什么人啊?一开口就要见大执事,看来来头不小。

    “奴婢现在就去禀告大执事,但是大执事一般都很忙,要接待贵宾客户,未必会有时间出来见你。你先稍等片刻!”

    说完这话,那一个侍女便立即走进一扇大门,前去禀告大执事。

    张若尘倒也不急,只是站在大堂中静静的等待。

    没过多久,那一位侍女便带领着一位穿着华贵衣袍的微胖老者走了出来,指向张若尘的方向,道:“大执事,就是那人。”

    大执事远远的向着穿着黑色斗篷衣的张若尘看了一眼,目光定格在张若尘的脚上,他那一双苍老的眼睛微微的一眯,闪过一丝精芒。醉心章&节小.說就在嘿烟格

    张若尘脚上穿的靴子,名叫“麒麟镶金靴”,只有王宫中的人,才有资格穿这样的靴子。

    张若尘自然是故意将自己的靴子露出,毕竟他要拍卖的是灵级下品的剑法,难免不会被人觊觎。以他现在的武道修为,根本保不住灵级下品的剑法。

    但若是让人知道,他是宫里的大人物,那么还敢打他主意的人,估计就没有几个了。

    在自己的实力不够强大的情况下,只能装出自己很有实力的样子,用来吓唬吓唬人,还是很有必要的。

    “来头不简单啊!”

    大执事看着张若尘脚下的那一双靴子,心中如此想到。

    大执事对张若尘的态度立即变得恭敬起来,将张若尘当成了宫里的大人物,走到张若尘面前低声说道:“大人,这边请!”

    “嗯!”

    张若尘为了震慑住对方,背负着双手,表现出十足的气度,轻轻的点了点头。

    大堂中的那些武者,看到大执事居然表现出这样的态度,心头都在暗暗猜测,看来中心拍卖场来了一位了不起的大人物。

    登上中心拍卖场的第三层,张若尘四平八稳的坐在最上方,接过侍女递过来的茶杯,用着一种上位者的口吻说道:“我这里有一样宝贝,想要寄放到中心拍卖场拍卖,将你们最顶级的鉴定师叫过来,帮我鉴定一下。”

    大执事看到张若尘的那一份气度,更加肯定对方是王宫里面的重要人物,立即命人去请鉴定师。

    片刻之后,一位头花白的老者走了进来。

    老者,看上去七八十岁的样子,一双眼睛却炯炯有神,将张若尘看了一眼,现自己竟然看不透对方的修为,心头不禁一惊。

    老者立即恭敬的对着张若尘一拜,“老朽就是中心拍卖场的席鉴定师,不知道大人要拍卖的东西在什么地方?”

    看不透对方的修为,只有三种情况:第一种,对方的武道修为比他要高。

    第二种,对方修炼的功法,比他修炼的功法高明很多。

    比如,修炼人级功法的武者,一般便看不透修炼灵级功法的武者的修为,只能从对方的一些细节和展现出来的气息,大致猜测对方的修为。

    当然,若是功法的级别相差不多,修为高的人,依旧能够看透修为低的人的武道修为。

    第三种,对方的身上有隐藏修为的宝物。

    第二种和第三种情况并不常见,所以那一位老者本能的以为是第一种情况,以为张若尘的修为在他之上,所以才立即恭恭敬敬的对着宁小川行礼。

    要知道张若尘修炼的可是九天明帝经,何等高深的功法,除非是他刻意将体内的经脉展现出来,要不然的话,整个云武郡国估计都没有几个人能够看透他的武道修为。

    再说,张若尘的前世本来就是天极境大圆满的强者,虽然重生在一个普通人的身上,但是那一股对武道的理解和灵魂所携带的精气神,与天极境大圆满的武者并没有区别。

    想要看透他的修为,除非对方的武道境界在天极境大圆满之上。

    张若尘的手伸进衣袖,在时空晶石上面一摸,手掌直接进入时空晶石的内空间,将天心剑法的口诀取出来,递给那一个头花白的老者。

    “我要拍卖的就是这一卷灵级下品的剑法!”张若尘淡淡的道。

    席鉴定师刚刚接过“天心剑法”的口诀,就听到张若尘的话,心头微微一惊。竟然要拍卖灵级下品的剑法!

    席鉴定师立即将卷在一起的纸张展开,仔细研究起来。

    站在一旁的大执事,也立即走过去,一起查阅那一份“天心剑法”的口诀。

    席鉴定师和大执事都是武道高手,很快就鉴定出结果,同时点了点头。

    “的确是灵级下品的剑法的口诀,不知道大人的手中掌握了多少招剑招?”大执事问道。

    口诀和剑招配合在一起,才能挥出灵级下品剑法的真正威力。

    就算大执事和席鉴定师强行将“天心剑法”的口诀记下来,若是没有与之相配合的剑招,那么记下来的口诀就没有任何用处。

    张若尘道:“整套剑法,一共十二招。剑法的最初本已经遗失,我手中掌握的“天心剑法”是由一位天极境的强者亲手画出的剑招图式,与剑法的最初本,并没有任何区别。”

    席鉴定师沉思了片刻,道:“既然如此,那就给“天心剑法”的起拍价定为二十万枚银币。但是有一个前提,拍卖成功之后,买主要对“天心剑法”的剑招和口诀进行检阅,若是检阅出并不是灵级下品的剑法,拍卖结果便不做数。”

    张若尘点了点头,道:“一切都按拍卖场的规矩办!”

    “天心剑法”的拍卖,就在今天晚上,成为中品拍卖场今晚的压轴物品。

    在拍卖场开始之前,中心拍卖场便立即将消息传给了王城中的各大家族。

    各大家族的重要人物,纷纷携带巨资赶到武市,都想将那一套完整的灵级下品剑法拍买到手。

    张若尘并不关心拍卖过程,只关心拍卖的结果。

    大概两个时辰过去,拍卖会结束,拍卖的结果也出来了。

    在各大家族的争夺中,“天心剑法”的价格被抬高到一百二十四万枚银币,最终被林家的家主夺到手。

    “居然是林家!”张若尘听到这个结果之后也微微诧异了一下。

    没过多久,在大执事的带领下,林家家主林奉先,林家的一位族叔林德,还有云武郡国四大年轻美人之一的林泞姗,从外面走了进来。

    “林家主,这位大人,就是天心剑法'的主人。”大执事的脸上带着笑意,向着坐在最上方的张若尘指过去,

    林奉先的目光在张若尘脚上的那一双“麒麟镶金靴”上面停留了片刻,轻轻的点了点头,微微拱手,道:“在下林家家主林奉先,不知大人如何称呼?”

    在进来之前,林奉先就听大执事描述过这个神秘人,知道对方大有来头,很可能是王宫里面的大人物。

    所以,林奉先走进来后,才主动放低自己林家家主的姿态。

    见到林奉先和林泞姗,张若尘便更加小心起来,以防被他们认出。

    张若尘干咳了两声,声音变得沉浑:“你们无需知道我的名讳。这是天心剑法'的口诀和剑招图式,林家主拿过去检阅一番吧!”

    说话间,张若尘从衣袖中将口诀和剑招图式取出来,放到了桌上。

    林奉先并没有检阅“天心剑法”的口诀,他相信,中心拍卖场在拍卖之前,就已经鉴定过口诀。

    他将“天心剑法”的剑招图式展开,只见纸张上面刻画着十二幅小人图。

    若是普通人看那十二幅图,根本看不出任何特殊之处,但是当林奉先的目光落在纸张上面,那十二个手持长剑的小人就像是活过来了一般,站在纸张上舞动剑法。

    每一招剑法都精妙绝伦,蕴含着博大精深的武道意境,哪怕只是学会其中一招,就已经受用无穷。

    “这一套剑法在灵级下品的武技中绝对属于顶尖级别,简直买得太值了!”林奉先的心头无比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