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隐身侍卫 > 第47章道哥
    京城‘皇庭’夜总会的至尊包厢,一个年约二十七八岁,穿着立领中山装,长的厮厮文文的年青男子正一边品着红酒,一边听着一个穿唐装中年男子的汇报。『≤燃『≤文『≤小『≤说,www.ranwen.net

    “都是一招制敌,一拳击倒对手,所以从力量上判断来看,不是外家拳练到极致,就是‘初入门坎’。”

    “哦,说说当时的具体情况。”年青男子淡淡道。

    唐装中年人没有直接回答年青人的话,而是想了想道:“不是故意的,而是巧合。”说完,他才把曲扬的马子如何和几个学生妹生纠纷,曲扬又如何出场,最后那几个学生妹的救兵赶来等等说了一遍。

    “那还真是巧合了,是巧合就好,老乌,你说这事该怎么解决?”年青人翘起了二郎腿道。

    “青竹那边怎么说?”老乌反问道。

    “我没具体问,她就说见着人了,盯着呢,我让她调查!”年青人不是别人,正是京城社会上的道哥,在京城中,很多人都知道‘道哥’,这人有钱,家庭有背景,人又狠,所以在京城很吃得开。

    道哥真名很少有人知道,因为他出来混,通常用的都是假名字,就好比这家皇庭夜总会就是他的产业,但实际上,注册的法人却并不是他,而是另有其人。

    不过他却是实实在在的大老板,只是连夜总会的一些部门经理都不知道罢了。

    他做人有时候很低调,但高调起来的时候,却也能吓死人。

    这时候,老乌想了想后回答道:“还是问问青竹吧,问问她与那人见面后的印象,很重要的。”

    “行,那你就问问吧。”道哥一脸无所谓,不过老乌却看出道哥似乎对这件事已经有了主意。

    他想了想后,还是主动拨通了青竹的电话,毕竟知已知彼,才能百战百胜,他不想让道哥惹来大麻烦的。

    青竹,也就是带着小巨人拎着八十万去找张易的旗袍女,她也是道哥身边的核心人物,绝对信得过的那种,而且还是特有能力的那种女人。

    电话接通后,青竹直接说道:“乌爷有什么事吗?”

    老乌是道哥身边人,所以平时别人都叫他乌爷的,这人非常神秘,也帮着道哥处理一些不为人知的一面。

    “说说你见到那人的具体情况。”老乌淡淡道。

    “很嚣张!”青竹笑道:“我离开时,他还声称要没完,不过我感觉,他应该和丰都大酒店那边有些关系,具体的明天上午就会有消息了。”

    “他还没完?”老乌点点头:“行,知道了。”说完,他主动挂断电话,然后看了道哥一眼道:“具体的等明天调查过后再说吧,现在不好下决断。”

    道哥并没有回答老乌的话,而是摇愰着手中的酒杯道:“曲扬被人打断手,这也是在打我的脸,这事怕是已经传出去了,所以呢,两个原则。”

    “您说。”老乌躬了躬身子道。

    “一,他有背景的情况下,废掉修为,挑断手脚筯。二,他没背景的情况下,直接弄死,再把他妹妹轮掉卖非洲去!”道哥够狠,虽然说的轻描淡写,但老乌还是能感觉到道哥的杀气。

    “如果他的背景出了我们呢?”老乌想了想道。

    道哥放松一笑,喝了口红酒道:“除了中南海里面那些,有背景算什么呢?这个年代,比的是钞票,我有钱,所以我能让小鬼帮我推磨磨豆桨。”

    “老乌你记住一点,别人像狗一样咬我们一口时,我们也要像狼一样撕毁对方的身体,这是我做人的原则,按我说的做吧。”

    “可是……”老乌还想再劝劝道哥别冲动,但是道哥却挥挥手笑道:“我知道你想说的是什么,无非就是他万一是什么内家拳的门弟之类的吧?不过我想告诉你的是,这个年头,拳头硬不过这个!”他从包里抽出一捆百元大钞扔在桌上道。

    “他能打,他的家里也能打,但是我拿出几百捆这个,就能把他家砸得断子绝孙,所以这事儿就这么办了。”

    “行,我知道怎么做了。”老乌想想也是,内家拳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他还是内家拳呢,练拳的在这个年代,有的连糊口都困难,或者也可以说,练拳的在这个时代,都成了别人的忠犬或打手,保护富有的人。

    练拳的,过时了,现在是金钱至上的社会。

    老乌转身走了出去时,皇庭夜总会的总经理就敲门进来了。

    这皇庭夜总会的总经理是个大肚子,将军肚很大,一看就是个能喝的。

    “道哥,今天新来两个小妹妹,一个十八,一个十九,都一米七以上,大学生,兼职的,粉木耳,我看了。”这肥胖子一边说着,一边笑嘻嘻的坐到了道哥身边。

    “你看了?有没有上?”道哥突然间就变换了一副嘴脸,明明刚才和老乌说话的时候,还很厮文,很像个高端人士呢,但听到肥胖子的话后,整个人像打鸡血一样,眼睛都放起了光。

    “你没试过,我哪敢上啊,就面试的时候,看了几眼,妈-的,那个嫩!”肥胖子舔了舔嘴唇道。

    道哥哈哈一笑:“叫来,赶紧的,妈-比,昨天那药忒霸道,现在后劲还没过,继续泄火,继续泄火。”

    “行,不过戴点套子,不是花姑娘,这帮大学生啊,妈-的找不到几个处了。”肥胖子悲叹道。

    “到时候看看再说,真心不愿意戴那玩意儿。”道哥一脸不情愿道。

    肥胖子深有同感的点点头道:“是啊,我也不愿意戴,不过现在良家都不保准,社会风气忒不好,哪个是良家?都是卖帽子的,还特么卖的是绿帽子。”

    “哈哈。”听到肥胖子的话,道哥哈哈大笑。

    ……

    半夜一点,许嘉允终于忙完,然后所有公司用车启用,把没车的同事挨个送回家,甚至张易都开着a8送了一趟公司的营销部副主管。

    直到半夜两点的时候,许嘉允才一脸疲惫的上了车。

    “许总,你住酒店得了,回去一折腾,天也快亮了。”看着上车的许嘉允,张易突然感觉做个有钱人也不容易,她是真忙。

    “行李在家的,还要收拾一下,明天上午九点飞机,所以可以睡了懒觉呢。”许嘉允活动着肩膀道。

    “去几天啊,还用行李?”张易疑惑道。

    许嘉允想了想道:“我两到三天就会回来,其他人放假,所以要留在上海玩。”

    “才两到三天,带什么行李啊。”张易撇撇嘴,女人就是麻烦!

    许嘉允白了张易一眼:“你天天不换内衣?”

    “呃呃……好吧,好吧,咱们带行李!”张易知道,很多女人一天换一条内裤的,这许总显然也是那种女人。

    “许总……有个事我想问问你行不行。”张易一边开车,一边道:“您的事办完之后,咱们能不能在上海停留一天?”

    “停留一天?干什么?”许嘉允楞了一下,但随即又恍然笑道:“你也想在上海玩一天啊?行啊,我陪……那就玩一天。”她伸了伸舌头,差点说错话。

    “行,谢谢许总了,我妹妹也要去上海,到时候咱们仨个一起玩!”张易笑起来道。

    “你妹妹也要去?明天去?”许嘉允疑惑道。

    “嗯嗯,我之前在酒店给她订票了,和咱们一班机。”张易这几个小时也没闲着的,酒店有航空订票,所以他也给张佳订了九点的航班。

    “嗯,飞了上海后,订住的地方了吗?”许嘉允轻轻额道。

    “还没有,想着问问你咱们住哪呢,所以也给她订酒店,到时候住一起,方便照顾。”张易也没藏着掖着,再说这事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所以直言不讳。

    许嘉允回道:“你不用给她订了,到时候一起,我来安排。”

    “这不好吧?”张易在倒车镜里看了许嘉允一眼道。

    许嘉允白了张易一眼:“开你的车,别啐!”

    “得咧,收到。”张易乐滋滋的加,许老总没说的,这女人虽然表面冷,但内热,是个好妞!

    “对了,你那一百万让我锁在我办公室的保险柜了,你什么时候取走?”许嘉允突然想起一百万的事儿了,这张易竟然到现在都没提起那一百万。

    “放你那吧,我兜里还有两万多,够我妹在上海玩的了。”张易那一百万不想轻易动,毕竟是禾兑的。

    “哦,等回来后,给你存银行吧,还有利息。”许嘉允淡淡道。

    “行,我其实也琢磨怎么能让这一百万多变出一些呢,这钱真不是我的,但我可以用它来投资,不过我大老粗,想不出什么挣钱道道。”

    “可以投资一些基金或股票之类的。”

    “那个真不会,要不你帮我炒?”张易试探性的问道。

    “还是不了,我也不炒。”许嘉允立即摇头,她还真不炒股。

    二人说着话的功夫,就回到了别墅,不过这一次许嘉允并没有立即下车,而是张易先下的车,先行检查了一圈。

    其实张易检查也是做做样子而已,他的意念可以扩散十五米,所以十五米内的一切,都在他脑子里呢,今天别墅没危险。

    得到张易的示意之后,许嘉允才从车上走下来。

    空里冷冷清清,小猫回她自已家了。

    “你跟我上楼,我有点怕。”可能是被前天晚上的事儿给吓到了,许嘉允害怕楼上突然跳出人之类的,所以她主动要求张易和她上楼。

    张易笑了笑:“行,我帮你检查一圈,然后你就放心大胆的睡,没事,家里有我呢!”说完,他就先一步向楼上走去。

    而许嘉允就感觉怪怪的,是张易怪怪的,因为她突然现,这张易不啐嘴了,如果换成一天前,张易肯定一脸的兴奋,然后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

    可是现在,他竟然不胡说八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