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隐身侍卫 > 第43章红棍曲扬
    亮子,温莎的保安,也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他与何森通过电话后就等在停车场,而他看到张易下车,何森和柱子也跟着下来时,他就知道,这个走在前面的就是森哥所谓的朋友了。∮燃∮文∮小∮说,www.ranwen.net

    “在几楼?”张易快步走到亮子面前时,就直接问几楼。

    亮子打量了张易一眼,点点头道:“7楼7o7。”

    “谢谢。”张易轻声说了句谢谢后,继续向里走。

    何森和柱子也没停,亮子跟在二人身边,小声的说着什么。

    亮子并没有跟着上楼,他只是将张易三人送进了电梯,不是他不仗义,实在是这事他不想掺合。

    他和何森之间,交情还没深到那种可以两肋插刀的地步。

    而进了电梯的何森也再次说道:“张易,别冲动,为以后想想,咱们退一步海阔天空,这年头吃亏就是占便宜,闹大了不好。”

    “我明白。”张易点点头,对何森笑了笑道:“那就麻烦队长了。”张易也不是傻子,如果妹妹没有什么事的话,他不会把事情闹大,赔几个钱不要紧,事能平就成,毕竟妹妹以后还要在京城上大学,如果真闹大,妹妹的安全是个问题。

    所以何森主动为他出头,如果真能谈妥,那也就不打不闹。

    当然,所有的前提都是妹妹没事!

    电梯很快上了七楼,同时,何森也先一步出了电梯,他走在了张易前面。

    走廊很长,也很闹,每个包厢中都在唱着歌,不时有男男女女进出。

    七零七的包厢外站着两个人,一个是服务生,另外一个则是靠在墙上抽烟的少年。

    没错,就是少年,看年纪似乎只有十六七岁的样子。

    他看到何森和张易还有李铁柱站到七零七的门口时,便眯起眼睛扫了一眼道:“几个意思?”他带着挑衅式的语气。

    “你好,你好,我叫何森,里面的同学中,有我妹妹,我这过来赔礼……砰……”何森的话没说完,张易就突然间向前一步,然后就将包厢的大门踹开了。

    没错,他直接踹门了。

    何森瞬间就感觉脚底板冒寒气,自已都和张易说好几遍了啊,张易也答应好好的,可是怎么都到这了,他咋还没忍住?他踹门这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

    当然,这时候已经不是多想的时候了,因为张易冲了进去。

    七零七包厢中人很多,其中一个三十余岁的精瘦男子正一脸坏笑的看着张佳在喝酒!

    没错,此时的张佳就在喝酒,而且也是那种大扎啤杯,里面装的是透明的白酒!

    张易看到七零七门牌的时候,就用意念向里面探了一下,然而,这一探不打紧,却也正巧看到妹妹在喝酒,不用说,肯定是别人-逼-的!

    “哐~”门开了,所有人的目光也看了过来。

    “你-妈-比,你特么找死啊。”那少年从张易身后冲来,不过李铁柱却先一步出手,动作非常快,一拍一推之下,那少年一下子就被他推倒在房间里面!

    房间里包括那精瘦男子之外,共有八个男人,其中一个应该是这个ktv的领班或经理一类的,他是站在房间的,而另外几人都是坐着。

    门被踹开,少年被推倒时,除精瘦男子之外,另外六人都站了起来,一脸凶相,不过六人都没说话,只是死死的盯着张易和何森还有李铁柱。

    “都坐下。”那精瘦男子突然笑了起来,道:“哥几个几个意思?是哪个同学的家属?”

    听到精瘦男子的话,张易就大步走到了张佳坐着的沙上,抢过她手里的扎啤杯,又掰过她的脸看了她脸上印着的五个手指印。

    她的右脸有些浮肿,五个指印都印在上面。

    张佳没吭声,她没哭。

    而这时候,何森就知道要坏,这个喝酒的是张易的妹妹,似乎也被打了啊。

    张易这时候出奇的平静下来,也轻轻将手中的杯子放在桌上,并看了精瘦男子一眼道:“曲扬是吧?”

    “嗯?”听到张易的话,精瘦男子眉毛都扬了起来,因为他万万没想到这人竟然知道自已?他怎么知道的?而且看他有恃无恐的样子,难道有些来头?

    “我是,你是?”曲扬眯起眼睛疑惑道。

    “我是她哥。”张易想了想,道:“小佳,你把今天晚上的经过说一遍,我听听!”

    张佳虽然不知道张易要干什么,但还是回答道:“之前我去洗手间的时候,她……”张佳指了指坐在曲扬身边浓妆艳抹的女子道:“她急匆匆的就闯了进来,正好撞在我身上,然后她的鞋跟有点高,崴了脚,拌倒在地,表被摔碎了!”

    “她要我赔偿,最开始的时候是八万,后来涨到八十万……”

    “刚才他说……”张佳又指了指曲扬道:“我喝完三杯酒后,只赔四万就行了。”

    “脸怎么回事?”张易问道。

    “我打的,怎么着?”那女的不屑道:“你谁呀?装什么大哥?我手表值八十万,赶紧赔钱,说别的都没有用!”

    曲扬没吭声,因为他有点拿不准这对兄妹的来历,而且京城这地儿藏龙卧虎的,有些人,他真开罪不起,所以他在静观其变,想要探探这年青人的底。

    张易扫了一眼那浓妆艳抹的女人,然后看着曲扬道:“曲扬是吧?”

    “给你两个选择,一,你抽这女人十个嘴巴,然后赔我八十万!”

    “二,我抽你十个嘴巴,然后你还是赔我八十万,你选一个!”

    “哗~”听到张易的话,曲扬身边坐着的六个男子再次站了起来,而曲扬的脸色也变得阴沉下来。

    他曲扬在京城也是一号人物,而且他的老板道哥更是手眼通天之人,他拿不准张易的来头,但并不等于怕了张易的。

    说白了,他就是一只疯狗,也可以称为一小鬼,官老爷们虽然有时候能对他颐气指使,那些有头有脸的大哥也能和他吆五喝六的,但真敢得罪他的还没有几个。

    因为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如果被他惦记上了,管你什么官老爷大哥大的?

    你官老爷不怕死吗?不怕家里的老婆孩子缺胳膊短腿啥的?所以官二代富二代之类的,是不敢往死里得罪他的。

    可是现在这个年青人,明显是在玩他,所以这就是仇了。

    是仇,那就得报!

    站在门口的何森没想到这张易如此大胆,李铁柱则精光闪砾不停,这张易,竟然反叫曲扬赔偿?看来今天这事儿要闹大了。

    。

    ps:如果您认为此书可看,请将此书加入书架,谢谢大家的推荐票,不要停,每天都有免费的推荐票,扔给大叔吧,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