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隐身侍卫 > 第35章眼镜蛇在挖坑
    张易下了楼后,直接从后门回了宿舍。∏∈燃∏∈文∏∈小∏∈说,www.ranwen.net

    后面的宿舍中,队长何森是单间的,他算是公司中层干部,待遇当然比普通保安好。

    张易上了二楼时,何森正光着膀子,裸-露着大肚弥勒在洗漱。

    “咦?小张,你怎么回来了?许总呢?”何森一边擦脸一边问道。

    “许总今天来的早,我过来有事找你。”张易把何森拉出洗漱室,走到走廊楼梯口后,小声道:“今天我去出去办事,晚上也不一定能回来,许总晚上要住在酒店,到时候你让保安都机灵点,这几天有人针对许总。”

    “明白了,放心吧,今天晚上我亲自值班。”何森严肃的点了点头道。

    “那我先走了。”张易和何森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昨天晚上一顿酒局,让二人关系又拉近了不少,所以双方说话也都没那么多客套。

    都是爷们儿,说话办事,不用拐弯!

    “你出去办什么事?用不用帮忙?”何森突然问道。

    “不用,走了队长。”张易挥挥手,转身下了楼。

    而张易一走,何森便快步回了宿舍,同时拿起宿舍里的对讲机道:“八点接班后,所有保安在我办公室开会,不许请假!”

    张易回到酒店前停车场时,禾兑已经将车子动,等着张易一上车,他就挂档踩油门,并沉声道:“电话来了,让我们去石家庄高,往石家庄方向走,随时等电话!”

    “咱们不用准备准备吗?你这做杀手的有没有枪?”张易放松的靠在椅子上,这时候的他,知道接下来的旅程,也会是自已完全不一样的人生。

    “枪个屁啊,老子裤裆里有枪,你要不要?”禾兑骂了一声道。

    张易笑骂:“你那枪还是留给五姑娘吧!”

    “没枪的。”禾兑摇头苦笑:“虽然我也会玩枪,玩得还挺好,但玩枪,终究落了个小乘,而且老子都金盆洗手了,弄枪干嘛?”

    “那对方要是有枪呢?”张易反问道。

    “应该也不会有,还有,你把座椅放倒,躺在上面!”禾兑命令道。

    “为啥?”张易不解。

    “眼镜蛇虽然让我向石家庄方向走,但有可能也藏在路上的,到时候他看到我车里坐着人,那就不好办了!”禾兑摇着头。

    “哦。”张易恍然,这禾兑的警惕性还真高,怪不得杀手出身。

    他听话的把椅子放倒,然后躺在上面,道:“我突然现你这人没心没肺!”

    “为啥这么说?”禾兑古怪的从倒车镜里看一眼道。

    “你不担心你的杉杉吗?”张易不答反问道。

    “担心非得说出来吗?而且这次之后,我们肯定会分手了,她不分,我也要和她分开的!”禾兑叹道:“义父说过,杀手独行,是黑暗世界的裁决者,勿婚、勿亲、勿友!”

    张易道:“别和我拽文言文,我听不懂!”

    “义父的意思是,一个真正出色的杀手,不应该有婚姻子女,不应该有亲人联系,不应该结交朋友,因为这些,都会成为一个杀手的致命弱点!”

    “那咱俩算不算朋友?”

    “你说呢?”

    “当我没问。”张易把烟点上,小口的抽了起来。

    禾兑道:“这次如果咱俩还能活着回来,我欠你一人情。”

    “人情债最不好还啊。”张易笑道。

    “不用肉偿就行,其它的随你便。”

    “那我就想让你用肉偿呢?看你细皮嫩肉的,哪里像个杀手啊!”

    “你特么别吓我,老子不经吓,死变态!”

    “哈哈。”禾兑骂完,二人同时大笑起来。

    很快,别克车上了京石高,而张易这厮也竟然没心没肺的睡着了。

    昨天晚上睡的晚,起的早,前天晚上还没睡,所以坐在车里一忽悠,他就见周公去了。

    “铃铃铃~”不知过了多久之后,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把正在睡梦中的张易吵醒,同时他也立即竖起耳朵听了起来。

    禾兑接起了电话,只是……电话里说的竟然是英语,他一句都听不懂。

    二人只说了几句之后,电话再次挂断,同时禾兑也主动解释道:“他让我在前面服务区吃饭,休息,继续等电话!”

    “他知道你到哪了?”张易诧异道。

    “应该不知道。”禾兑摇摇头道。

    “哦。”张易就眯起了眼睛,敌人要干什么?为什么要让禾兑进入服务区吃饭休息?或者说,敌人也在服务区吗?

    二人都没有继续说话,实在是这时候敌在暗,他们在明,而且二人都本能的嗅到了一丝危险。

    大约又过了二十分钟后,服务区到了,车停好后,禾兑并没有立即下车,而张易这时候也突然说道:“你下去吧,如果方便,就买些东西扔车上来,不方便就算了!”

    张易没那么娇情,知道什么重要,什么不重要,他不能因为下车吃饭,就把禾兑的计划给暴露了。

    “成,你在车里等着,我到时候会给你送吃的过来,还有,别在车上抽烟,上面的天窗我打开,你委屈一下吧。”禾兑有些不好意思,把车停在日光下暴晒,车里的温度很高的。

    “妈-比,一百万不还了。”张易骂道。

    “行。”禾兑笑笑,然后转身下去,向着服务区里面走去。

    张易有点哭笑不得,这趟活不好干啊。

    足足过了一个小时,禾兑才拎着个口袋走回来,里面装的也都是吃的喝的。

    “服务区没危险,他们不在这里。”

    “你确定?”张易拿起一瓶冰红茶,一口气喝光,实在是闷在车里真的很热,他全身现在和水洗的一样,都能搓出泥了。

    “确定。”禾兑点点头道。

    “那就等电话吧。”张易不吭声了,而是继续一边喝水,一边吃起了面包饼干火腿肠之类的。

    然而,二人这一等,就是六个小时,足足六个小时之后,天都快黑时,那眼镜蛇的电话才打了过来,也继续用英语。

    一分钟后,禾兑挂断电话,并脸色难看道:“他让我弃车,下高,向东步行。”

    “东?东边有什么?”张易皱眉道。

    “庄稼地!”

    “妈-的,他们要干什么?”一听到庄稼地,而且现在马上天黑了,张易就知道,敌人现在是挖坑让禾兑往里跳呢。

    “没办法了,咱们电话联系吧。”禾兑并没有回头,说完就直接下车,

    “兄弟,保重,我会追上你的!”张易小声道。

    “嗯。”轻轻嗯了一声后,禾兑突然间快向高路奔跑跳跃,很快就消失在高路下的玉米地中。

    张易没起身,继续躺在车上,同时也把手机调成了震动模式,慢慢的等待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