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近身护卫 > 第六十二章 狗改不了吃屎!
    “怎么,这家店我不能来?”沈曼君款款坐在林画音之前的位子,媚眼如丝道。『≤燃『≤文『≤小『≤说,www.ranwen.net“这间餐厅可是我名下的产业,萧先生不会这么霸道吧?”

    萧正眉头微蹙,弹了弹烟灰道:“沈总真是家财万贯,到处都是你的产业。”

    “勉强算得上富裕吧。”沈曼君一点也不谦虚,媚笑道。“和林老板吵架了?”

    “为什么这么问?”萧正目中闪过一丝异色,随口说道。

    “我看她一脸阴郁的离开餐厅,想必是和你生了争执。”沈曼君耐人寻味的笑道。“是你犯错在先?”

    萧正不太喜欢沈曼君充满侵略性的谈话方式,淡漠道:“与你无关。”

    “林画音生性骄傲,喜怒无常,你选择和她在一起,往后少不了受罪。”沈曼君媚笑道。“不如,我帮你分析分析,出出主意?”

    萧正目光一闪,疑问道:“你很了解她?”

    “女人总会比男人更了解一个女人。何况,我和她还是同一所大学毕业的室友。”沈曼君似乎也不打算隐瞒,坦然说道。

    “室友?”萧正奇道。“你和她在同一所大学就读?”

    “看你的表情,我似乎连和她当同学的资格都没有?”沈曼君水汪汪的美眸中泛起一抹嗔色。“我虽然不像她那么强势,有商业头脑,但在学习方面,也不会输给她多少。”

    萧正恍然。

    沈曼君十八岁之后就赴美留学,而根据邓律师提供的资料,林画音也是留学归来的海龟。但令他万万想不到的是,帝国大厦最为声名远播的绝色双骄竟是大学同学兼室友。

    缘分?巧合?亦或——阴谋?

    萧正吸了一口烟,遂又掐灭在烟灰缸之中,口吻平淡道:“我小姨子马上就回来了,你还是走吧,我不希望她不开心。”

    “小姨子?”沈曼君魅惑笑道。“萧正,你还真把自己当成林画音的男人了?”

    “这一点,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萧正意味深长的说道。

    “没错。我是调查过你和林画音的关系,但我看得出来,你们之间的关系并不如表面那么融洽,哪怕你们如今同住一个屋檐下。”沈曼君一脸从容的说道。“就算林小筑喜欢你这个姐夫又如何?没有林画音的允许,你进得了林家大门?”

    “我已经住在林家了。”萧正重申道。“正如你所说,我目前和林画音处于同居关系。”

    “同居?”沈曼君媚笑道。“有名无实的同居关系是否会让你的男人尊严受到挫伤?”

    萧正眉头一挑,抿唇道:“沈总,你的所作所为已经触犯了我的**。”

    “我的所作所为只是想让你明白,林画音现在不喜欢你,将来也不会喜欢你。我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和你在一起,但一旦达成目的,她就会毫不留情的一脚把你踢开。”沈曼君危言耸听道。

    “听你的意思,你想帮我?”萧正眯眼问道。

    “如果我不是想帮你,又何必大费周章?”沈曼君反问。

    “那你打算怎么帮我?”萧正问道。

    “帮你挽回男人的尊严,顺便为你出一口恶气。”沈曼君振振有词的说道。

    “怎么做?”萧正问道。

    “做我的男人。”沈曼君美眸泛出春色,诱人道。“在我身上,你能得到男人想要的一切,包括尊严。但在林画音那里,你能得到的只有羞辱与冷漠。以我对她的了解,她不会对任何男人有兴趣,甚至会把对男人的憎恨施加在你身上,让你生不如死,饱受折磨。”

    “听起来,你简直就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萧正淡然道。

    “谁说不是呢?”沈曼君诱惑道。

    “但你能把脚从我的腿上拿开吗?我虽然喜欢女人,却从来没喜欢过女人的脚。”萧正轻描淡写的说道。

    沈曼君闻言,反而得寸进尺的朝阿正哥腿根滑动,媚笑道:“你不喜欢我这样?”

    “我怎么说也是一个有信仰的男人,实在不怎么喜欢-骚的观世音菩萨。”萧正冰冷道。“拿下去。”

    “那我的提议你考虑得怎么样?”沈曼君终于缩回了包裹在黑丝中的玉足。迷人道。“和我在一起享受生活,还是继续沉沦在苦海之中?”

    “我考虑一下。”萧正续了一根烟,说道。“等有空了回复你。”

    “这还需要考虑?不是正合你心意么?”

    忽地,背后传来一把含怒而不的刺骨声音。紧接着,一串急促的脚步声响起,林画音来到桌边,从餐桌上拿起遗忘的钱包,脸色铁青道:“狗改不了吃屎!“

    面对眼下这颇有几分捉奸嫌疑的处境,萧正的脸上并没流露出丝毫的局促与愧疚,反而瞥了一眼气定神闲的沈曼君,调侃道:“她把你形容成一坨屎。”

    “我是什么并不重要,你肯吃就行。”沈曼君说得极为轻巧,仿佛只要能和萧正狼狈为奸,就算是被形容成那么不雅的东西,也无所谓。

    可二人轻描淡写的谈话却当场激怒了林画音,连原本对萧正生出的几分不忍与怜悯,也登时烟消云散,只剩无名怒焰。

    事实上,林画音虽然有足够的理由憎恨萧正,但不论如何,那一晚并非萧正单方面的过错,若非她过度饮酒,又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和一个陌生男人去开房?离开餐厅后,林画音不免对方才喜怒无常的举止感到一丝负疚,本想假借拿钱包为由,继续陪同二人完成今天的行程,这对向来说一不二的林画音来说本已是触及底线的没有原则。可她万万没想到,自己因负疚而返回餐厅,萧正竟上演了一场活色生香的春宫图,众目睽睽表演给她看!二人谈话之露骨,更为人所不耻!

    而萧正面对她凌厉之极的嘲讽,竟还能置若罔闻的推到沈曼君身上,简直气得林画音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怒火攻心的林画音誓,一旦确定没有怀孕,此生就算孤独终老,也绝不会与萧正有任何瓜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