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品富二代 > 第六十一章 隔壁老王的故事
    61

    照片上是一把赵纯良很熟悉,但是又很陌生的匕。『≤燃『≤文『≤小『≤说,www.ranwen.net

    说是熟悉,那是因为赵纯良曾经使用过这把匕,而说是陌生,那是因为这把匕,赵纯良已经三年未曾见过了!

    这是三年前,在那场变故里赵纯良所使用的武器。

    当时,赵纯良曾亲手用这把匕切开了不知道多少敌人的身体,而在最终的决战的时候,赵纯良这方落败,赵纯良幸免于难,而那把匕,却是随着最终的决战而失踪。

    而现在,那把早就已经失踪了的匕,竟然再一次的出现在了赵纯良面前,这如何能让赵纯良不惊讶。

    “这是?”

    赵纯良疑惑的问道,他的心里隐约察觉到了一丝不妙的气息。

    “这把匕,是我们在案仓库找到的,上面沾染了五名受害者的血迹,而这匕上面,只有一个指纹。”王大锤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的?”赵纯良问道。

    “是的!”王大锤点了点头。

    赵纯良沉默了一下,随后说道,“所以说,你们怀疑是我杀了那五个人?”

    “根据我们掌握的情报,以及江阳区派出所那边给过来的消息,你与其中一个受害人王子健,曾经有过过节。”王大锤将照片放下后说道。

    “有。”赵纯良点头道,“而且过节还不小,所以我有杀人的动机,是么?”

    “是的!”王大锤点头道,“而且,你有杀人的实力,根据资料显示,你刚从国家ooo1部队退伍转业,你的单兵作战能力,在ooo1部队里,据说可以排进前三,对于王子健等人来说,你一个人,有绝对的实力可以杀害他们五个人。”

    “说的有道理,我也是这么认为的。”赵纯良点头道。

    王大锤有点诧异的看了一下赵纯良,按道理来说,不管这赵纯良是不是真的杀人犯,那他现在都应该撇清自己,哪有这样子把什么都往身上扯的?

    “而且,我们还通过部队方面求证得知,你在半个月前,其实就应该到海市的华南第一军官学校报道,但是你并没有去,而是进入了一个叫林晓夕的人的家中,而那林晓夕,与王子健之前有一定的过节,那我们是不是可以这样认为,你与林晓夕认识,而王子健与林晓夕有过节,随后你就杀了王子健?”王大锤问道。

    “您说的前面都不错,但是最后一段,是您的有罪推断,而您应该知道,有罪推断是违法违规的,并不能成为证据来使用。”赵纯良双手抱胸,说道,“我之所以没有去第一军官学校报道,是因为我并不想去成为什么狗屁教官,组织上虽然安排我去当教官,但是我也有拒绝的权力,至于我为什么进入林晓夕家中,当时我身无分文,我急需找地方住,而刚好林晓夕因为王子健的纠缠而不得不离开她之前的公司,并因此而陷入经济危机,所以她需要将她的房子出租出去,以此来减少经济压力,所以我们一拍即合。”

    “你之前说,你在仓库那边,是在执行一个任务?”王大锤突然转移话题道。

    “是的。”赵纯良点了点头。

    “什么任务?”

    “国家机密。”赵纯良说道。

    “国家机密?哼!”

    王大锤冷笑一声,说道,“赵纯良,我也不跟你拐弯抹角了,这次的事情,是你干的最好,不是你干的,那你也逃不了干系,那凶器上可就只有你一个人的指纹,这是足以让你入罪的最大证据,你现在最好,把这件事情担下来,不然,你不好受,你的房东也不好受,甚至于你的亲人父母,也不会好受的!”

    “哦?”赵纯良微微惊讶的说道,“是因为王子健的身份么?我记得他的大舅,是市局的副局长,不过,就算他是市局副局长的外甥,那也不可能随便的就将他的死归结在我身上吧?你们更应该做 的,是去找真正的犯罪嫌疑人,而不是找 我。”

    “你真的以为,王子健,只是市局副局长的外甥么?”王大锤鄙夷的说道,“你知道的太少,有些事情,并不是你这个层次的人所能接触的,简单点跟你讲,因为王子健的死,有人已经雷霆震怒,现在急需有人站出来把这一切都扛下来,如果案子拖得越久,那我们的压力就越大,你也是组织内部的人,你应该知道,这些压力很可能会影响到我们以后的仕途,所以,不管是为了你好,还是为了我好,或者说是为了你的家人好,我建议你,把这件事情扛下来,只要把这件事情扛下来,我保你不死,判个死缓,十几年后就出来了,到时候,我不会忘了你这个恩情的。”

    “看来王子健的身份确实不简单啊,竟然都能够让一市的政法委书记都有压力,所以你现在破不了案,就打算让我背黑锅了,是么?”赵纯良问道。

    “没错。把一切都扛下来,省的我们麻烦。”王大锤说道。

    “你觉得,我杀了王子健这样一个足以影响你未来仕途的人,我还可能活的下去么?你也说了,有人雷霆震怒,而明显那个震怒的人比你还厉害,你告诉我,你要我怎么不死?”赵纯良笑着问道。

    “看来你还挺聪明。”

    王大锤冷冷说道,“就算你再聪明,也没用了,这个案子打死了你也得背黑锅了, 我已经让人写好了供词,要么你现在就签名,要么,我只能让人逼得你签字了,这市局的里里外外都已经布置好了警力,你跑,是绝对跑不了的。”

    “王子健到底是什么人?”赵纯良突然问道。

    “他?”

    王大锤脸上带着微微敬畏的表情说道,“他的身份,岂是你能知道的。”

    “只要你跟我说他的身份,这黑锅,我就背了。”赵纯良说道。

    “真的?”王大锤惊喜的问道。

    “是啊,我现在已经在市局里了,要跑肯定是跑不了,你们要是对我用刑,用久了我肯定也受不了,与其这样,不如光棍点,直接把黑锅背了。”赵纯良无奈的说道。

    “你倒是聪明!“

    王大锤笑了笑,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也不怕告诉你,王子健,就是林书记的公子!”

    “林书记?”赵纯良疑惑的看着王大锤,他对于海市官场并不了解。

    “林朝星,林书记,咱们海市的市委书记!”王大锤解释道。

    “哦!!可是,一个姓林,一个姓王…我明白了,这是一个隔壁老王的故事啊!!”赵纯良突然恍然大悟道,“王子健,是林书记,跟人偷生的!”

    “我可没这么说。”王大锤说道,“既然你已经猜到了,那可以签字画押了吧?”

    “可以倒是可以,不过,我能不能给我家里的父亲打个电话?我退伍到现在了,都没有打过一个电话回家,估摸着这黑锅背了以后我就出不去了,家里的老父亲,总得告诉他一声。”赵纯良面带忧伤,感叹的说道。

    “电话可以打,不过要用我给你的电话,打完电话,就签字画押!”王大锤说道。

    “嗯!”

    赵纯良点了点头。

    王大锤走到门口,将门打开,叫人送了一部手机进来,随后关上门,走到赵纯良身边,把手机递给了赵纯良。

    他并不怕赵纯良说出去什么东西,对于他这样的官场大佬来说,一个普通百姓的话,那就跟蚂蚁的叫声一样,就算叫的再大声,踩死他们,也就只是一脚的事情,这也是为什么王大锤会把王子健的身份说出去一样,有些事其有些话,没分量的人说起来,照样没分量,而有分量的人就算说一句废话,那也是有分量的。

    赵纯良拿起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

    不多久,电话那头就接了起来。

    “喂。”

    是一个挺年轻的男人的声音。

    “让我爸接一下电话。”赵纯良说道。

    “是…少爷吧?您怎么不用自个儿的手机打呢?”电话那头惊讶的问道。

    “手机不让用。”赵纯良说道,“赶紧的吧。”

    “好好,马上!”

    过了几秒钟,电话里传来了赵纯良老子的声音。

    “儿子,这时候给我打电话,该不会是已经成功上垒了吧?要是明年你能让我抱上孙子,我就给你买一架a39o当私人飞机!”赵纯良的老子大笑着说道。

    “爸,我现在在海市的市局里。”赵纯良说道。

    “恩?”电话那头微微错愕了一下,随后大叫道,“你小子,该不会是把人家姑娘给强x了吧?”

    “爸,我像是那种人么?”赵纯良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我被抓进来了。”

    “多大点事儿啊?抓进去就抓进去呗,过几天再出来又是一条好汉,对了,你没跟他们提你的那些七七八八的身份?一个什么ooo1部队的,一个什么国家安全部的,随便拿一个出来不能唬住一群人?”赵纯良老子好奇的说道。

    “现在没用了,他们怀疑我把市局副局长的外甥给弄死了。现在不让我出去呢。”赵纯良说着,看了一眼王大锤,王大锤并没有什么举动。

    “怀疑?那我问你,人是你杀的么?”赵纯良的老子问道。

    “不是。”赵纯良摇头道。

    “那就行了,一会儿你就能出去了。”赵纯良的老子说完就挂了电话。

    赵纯良将手机递给了王大锤,笑了笑,说道,“好了。”

    “那可以签字画押了?”王大锤问道。

    “再等一会儿,就一小会儿!”赵纯良笑着竖起一根手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