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品富二代 > 第五十七章 千年难得
    57

    曾凡是第一个冲进可可西里的,不过他并没有打砸。∏∈燃∏∈文∏∈小∏∈说,www.ranwen.net

    作为一个老板,运筹帷幄是他的主要工作,按照正常情况,这种时候他连来都不要来是最好的,可是,这次曾凡是 真怒了,所以他也不管那么多了,自己带人就冲了过来。

    “走,去后院!”

    曾凡在可可西里也是安排了一些人的,所以他在现可可西里里头并没有人反抗之后,立马就带着人朝着可可西里的后院冲了过去,按照可可西里的内应给的情报,那些打砸了自己kTV的人,就在后院。

    曾凡第一个冲到了后院,可是一到后院,曾凡就傻眼了。

    遍地的人!!

    整个后院,大概有二三十个人,而这二三十个人,竟然全部躺在了地上痛苦的**!

    一个手持铁棍的人,面对着自己,站在了院子的最前头,他是整个院子里唯一站着的人,而那人的脚下,踩着一个剃着板寸穿着黄衣服的男人。

    那男人的脸被踩着,嘴里不时的突出白沫,他的四肢都诡异的弯曲着,一看就是被打折了。

    该不会是那人一个人,把这二三十个都打倒了吧?

    就用那两根铁棍?

    这怎么可能啊!

    从地上散落的刀具就能看的出来,这二三十个人可都是有家伙的啊!

    一个人对抗二三十个人也许有可能办到,但是一个人对抗二三十个拿家伙的人,这事儿根本不可能生啊,你再厉害,人家围一圈一人朝你砍一刀你能躲得了?

    砍一次能躲得了,那砍两次三次呢?总归会有一次能砍到你!

    可是眼前这人别说受伤了,连衣服都完好无损。

    “这,这些人,是怎么回事?”曾凡错愕的看着对方,突然觉得对方穿的衣服有点眼熟,自己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可是那奥特曼的面具实在是太逗了,自己怎么可能见过这样的人?

    赵纯良将手上的铁棍丢到了地上,也不回曾凡的话,直接朝着一旁的一堵围墙冲了过去,三两步就冲到了围墙上头,随后一个翻身,翻出了围墙。

    “别追了。”

    曾凡连忙喊住了那些想要追出去的手下,然后说道,“咱们赶紧走吧,这事儿不算是咱们干的,要是这时候警察来了,咱们就得背黑锅了!”

    一群人直接转身朝着院子外就冲了出去。

    只是,当所有人都冲到院子外的时候,却是都站住了。

    因为在他们面前,站着几个人。

    其中有一个在场的人都认识,可可西里的老板林有钱,而在林有钱旁边,是一个美的不可方物的女人。

    那女人不会是林有钱的姘头吧?

    这是在场的人脑子里第一时间闪过的念头。

    有一个也不知道是脑子抽了还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立功的人,一看到林有钱,直接扬起铁棍冲着林有钱就冲了过去。

    另外几个人一看到自己人冲了,那也就冲吧,反正人多势众。

    而这时候,曾凡才刚刚从院子内走出来,他是第一个进院子的,喊走的时候他就成了最后一个。

    一看到自己的手下朝着林有钱等人冲过去,曾凡刚开始还没觉得什么,可是一看到林有钱旁边那个女人,曾凡顿时虎躯一震。

    “都给我…”

    住手两个字终究是喊得慢了。

    “江姐,您等着!”

    林有钱躬身对江宛秋微微一笑,刚想上去拦住那些人呢,突然眼前一道魅影一闪而过,随后就听到砰的一声响。

    那冲在最前头的男人就好像被车给撞了一样,整个人倒飞而出,重重的撞进了身后的人群里,就好像是一个滚进了保龄球瓶堆里的保龄球一样,那一片人竟然全部都倒在了地上。

    噗。

    一道血柱,从那倒飞而出的男人头上喷涌而出。

    他的脑门上出现了一个大概手指头粗细的血孔。

    咔的一声。

    江宛秋的高跟鞋落在了地上。

    没有人看清楚她到底是如何出招的,大家只看到一道影子闪过,随后就有人飞出,然后江宛秋的脚放到 了地上。

    “住手!!”

    这时候,曾凡嘴里的那最后两个字,才出口。

    神州江湖上曾流传过这样一句话。

    这话据说是一个退隐江湖已经十余载的大佬所说。

    神州大地,三百年出一个妲己,五百年出一个武后,而一千年,方出一个江宛秋。

    看着眼前这千年才能出现一个的妖孽,曾凡的住手两个字,似乎已经带上了微微的颤抖,而林有钱则是眯着眼,看着眼前这个被江宛秋一起分在了海市的对手,同门。

    “跪下。”

    曾凡大喝一声,所有小喽啰竟然全部放下手上的棍棒,跪在了地上。

    曾凡双膝跪地,弯腰,双手压在地上,大声喊道,“江姐。”

    “也没什么大事,别搞的那么紧张。”

    江宛秋笑了笑,声音细而不腻,让人如沐春风一般。

    如果不是之前她用一脚秒杀了一个出头鸟,估计所有人都会将这样一个甜美温婉的女人视为女神,而现在,她不是女神,是女王。

    “曾凡,过来一下。”

    江宛秋对曾凡招了招手。

    曾凡竟也没站起来,而是双膝跪地,就那样挪到了江宛秋的身前。

    因为江宛秋说的,是让曾凡过来,而不是让曾凡站起来。

    对于这样一个十七岁就已经掌控了一方大权的女人,曾凡丝毫不敢携带,更别说他眼前的一切就是这个女人给的。

    “站起来吧,你说你,这心思还真是。”江宛秋无奈的笑了笑,随后伸手将曾凡拉了起来。

    “江姐,我御下无方,没想到竟让您亲自出手,实在是万分抱歉。”曾凡低头说道。

    “一点小事而已,对了,你为什么带这么些人,来有钱这儿?”江宛秋问道。

    “之前我跟有钱,碰巧有一些误会,所以…所以我带了一些人过来,不过,江姐,这里头的那些人,我可是一个都没碰,我来的时候,他们就已经都倒下了。”曾凡指着院子说道。

    “哦?”江宛秋微微好奇的往前走去,来到了院子里。

    看着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人,江宛秋轻声说道,“全部一击倒地,全部滴血不流,看来,真的是他。”

    “江姐,到底是谁动了我的人?”林有钱的脸上略微带着怒意,当然,这些怒意都是他装出来的,因为他明白,那个伤了自己手下的人估摸着就是江宛秋的老朋友,自己根本不敢真的怒,而这些怒意,是要让江宛秋看到,他是一个为手下着想考虑的人。

    “是我一个老朋友,你也别生气,十个你,都不够他杀的。”江宛秋笑着拍了拍林有钱的肩膀,说道,“你可能有什么事情得罪了他,不过他没来找你,也算是你的造化了。”

    “您的老朋友?”

    林有钱冷汗瞬间就冒出来了,能被江宛秋称为朋友,还加上一个老字,那无一不是妖孽般的存在。

    “是啊,两年不见了,刚才隐约看到了他,只是他终究是不想见我。”江宛秋笑了笑,突然大声说道,“我知道你在这里,我也知道你在看着我,你知道我的性子,你越不想见我,我就越想找到你,除非你离开海市,不然,我一定会找到你的!”

    距离这后院不远的一幢楼房的楼顶上,赵纯良单手撑着下巴,有点隐约的蛋疼。

    江宛秋的掌控欲,是他所见过的女人里最强的一个。

    赵纯良知道很多江宛秋的事情,这些都是江宛秋跟他说的,而那些事情,每一件都足以让人惊叹。

    比如江宛秋在十五岁的时候其实是被那个江湖大佬强行带走的,比如江宛秋的父母就是被那个江湖大佬所杀,再比如那个江湖大佬其实就是被江宛秋给杀了。

    这些事情,江宛秋躺在赵纯良怀里的时候如数家珍一般跟赵纯良讲了。

    这是一个哪怕对现在的赵纯良来说都是极度危险的人,也幸亏这女人没有心思打天下,要不然,赵纯良可以肯定,这长江以北的地界儿,说不准,这时候,已经是这女人的了。

    当然,不争天下这一点也是赵纯良最为欣赏这女人的。

    正所谓树大招风。

    江宛秋退的及时,所以她成功的活到了现在,而几年前比之江宛秋更加风投强盛的一些人,如今要么在监狱里呆着,要么就挨了枪子,最好的,也就混成了国家手中的一个傀儡。

    这就是所谓的黑~社~/会 的悲哀。

    没政.策的时候他们每一个都风光无比,过的比谁都好,只要政策一出来,这些人立马成狗。

    在国家机器面前,任何人和组织都是脆弱的,而江宛秋在政策出来之前散尽了一切。

    虽说不再如当年的女王一般风光无限,但是她的手,依旧掌控着一切。

    这是一个妖女。

    千年难得的妖女。

    赵纯良艰难的咽了口口水,自己今天还真是流年不利,在这样的地方都能碰到江宛秋,如果这女人真的起疯了找自己,那自己身边的那些人,可就危险了。

    她才不会在乎赵纯良的想法,如果她现赵纯良跟一个女人住在一块儿,还在他的未婚妻的公司上班,那赵纯良真不敢想象,她会做出点什么事情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