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二十二章血战长街的牛二
    “你娘对王相恐怕只有怀念之心而无怨恨之意,即便是后来出了差错,也该是她伯父王雍,以及他父亲王冲和她叔父王素造成的。∮燃∮文∮小∮说,www.ranwen.net

    小子,还是对王相多保持一点敬意的好,那个人真的是一位圣人。

    王相死了很多年了,不管是他的政敌,还是他的朋友在他去世之后没有不掉眼泪的。

    王家三槐堂下不知有多少士大夫亲手把自己的随身玉佩埋葬在下面,也只有王相这样的人才配得上用白玉来做祭礼。

    当年我出身微寒,倾尽所有购买了一件白玉佩要埋在三槐堂下,结果被王时槐给拒绝了,呵呵。

    王相的父亲当初种植三颗槐树之时有言在先,王家必定会出一位三公一样的人物,然后果然就出现了王相这样的人物。

    以老夫看来,王相权势最大的时候,就是大宋和契丹签约《澶渊之盟》的时候。

    契丹侵犯边境,王相爷随从真宗到澶州。

    雍王赵元份留守东京,遭逢急病,命令王相爷急返回,代理留守事。王旦相说:“希望宣召寇准,我有所陈述。”

    寇准到,王旦奏请说:“十天之间没有捷报时,应怎么办?”

    先帝沉默了很久后说“:立皇太子。”

    王相既到达京城,径直进入禁中,下命令很严格,使人不得传播消息,为此,王相一日曾下令斩一十六人!

    怎么样?这样的权柄和帝王的权限没有区别了吧?”

    夏竦一面喝着稀粥,一面滔滔不绝的对铁心源讲述王旦的往事。

    铁心源听了夏竦的话之后大为吃惊,他早就想过母亲应该是出自豪门才对,只是没想到母亲的家世竟然会如此的显赫。

    只是母亲为何对夏竦如此的怨恨?

    “王家如何与我何干,我姓铁,不姓王,既然我母亲不愿意走进王家,那么,我也会在王家门前驻足不前。”

    夏竦用筷子指着铁心源笑道:“暴殄天物啊,王家虽然没了王相,但是王雍,王冲,王素这三位也不是酒囊饭袋,一个官至给事中,一位是中书舍人,另一位则是含元殿侍讲。

    你只要求上门去,不管他们对你如何,你的前途都会生很大的变化,以你的聪慧,将来借力王家一飞冲天并不难。”

    铁心源摇摇头道:“那样的话,我母亲会难过死的,拿母亲的尊严去换前途,这样做委实不是人子。”

    夏竦惊讶的停下筷子,瞅着铁心源惊讶的道:“你认为你母亲的尊严比你的前途更加的重要?”

    铁心源瞅着夏竦冷冷的道:“难道你以为你母亲的尊严没你的前途重要不成?”

    夏竦缓缓地嚼了一口卤肉,半晌才道:“我是弃子,承蒙先父把我抚养长大,所以我认为,只要好好的把母亲侍奉到天年,我就对得起父亲的在天之灵了。”

    话说完,两个人都陷入了沉默。

    风把破烂的门帘卷起来又放下来,夏竦似乎才有了说话的兴致。

    “孝顺的人总不会是太过绝情的人,如我们所约,牛二死,你入我门下。”

    铁心源躬身致谢,抬头道:“难道您不愿意通过我利用一下王家吗?”

    夏竦嘿然一声道:“老夫与王家如今也成水火,弹劾老夫最猛烈的人就是你的舅老爷王雍。”

    铁心源低下头道:“如果事情顺利,三天之内牛二就很有可能伏尸西水门。”

    夏竦笑道:“为何是有可能?”

    铁心源道:“我听人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夏竦猛地站起来,低下头死死地盯着铁心源的眼睛道:“为何我感觉自己在和一个成人说话,而且还是一个能跟上我想法的才智之士,而不是在和一位七龄童子交谈?”

    “无他,生而知之而已!”

    “滚!”

    夏竦烦躁的挥挥袖子,很显然他对铁心源也是极为感兴趣的,少年人有聪慧的,但是像铁心源这般的就有些妖孽了。

    眼看铁心源带着食盒走出荒园子,喃喃自语的道:“这本该是王家儿孙辈中挑大梁的人,王家却遗失了这颗珍珠,何其的可惜也!”

    七月的东京城闷热的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蒸笼,走了不远几步路的铁心源匆匆进了汤饼店,就抱着茶壶咕咚咕咚的喝了大半壶凉茶这才感觉舒坦一些。

    王柔花用手帕擦拭着铁心源额头上的汗水道:“大热天跑的这样快,又喝凉茶也不怕激了肺。”

    铁心源喘着粗气道:“慢慢地走更热!”

    说着话就把自己身上的衫子脱掉,长裤也脱掉,就留了一条裤衩,即便是这样,也比满大街的光屁股娃娃强了很多。

    天气太热,店里没有什么人吃饭,只有几个行脚商贩,在店里讨要了一碗凉茶在慢慢啜饮。

    店里的婆娘拿着牛尾巴甩子有气无力的往外轰苍蝇,西水门附近最多的就是这东西,无论怎么轰赶都撵不走。

    母亲把卤肉重新放进锅里慢慢地煮,这样的天气放在外面用不了半天,肉就有味道了,即便是卤出来的有香料包裹也是一样。

    这样的天气里,即便是最勤快的妇人,最漂亮的小伙子也不好意思大声的招呼客人,所有的人都在半梦半醒中等待太阳落山。

    铁心源光着脊梁躺在一个长条凳子上,母亲坐在边上用蒲扇轻轻地扇着风,扇子不敢停,只要停下来铁心源就汗出如浆。

    知了无休止的叫着,尤其是甜水井边上的那颗大树上更是嘈杂,几个光屁股孩子正在用竹竿粘知了。

    那东西用油炸了,味道极好,是夏日里不可或缺的一道下酒菜。

    猛然间知了忽然住嘴了,甜水井边上的一个黑漆大门在轰的一声响之后飞到了街面上,与此同时,一个黑大汉也随着门板飞了出来,只是身上鲜血飞溅,显得极为惨烈。

    十余个闲汉手持兵刃从房子里冲出来,二话不说围着黑大汉就一顿乱剁,黑大汉手中挥舞着一尺来长的解腕尖刀四处挥舞,虽说挡掉了很多砍刀,依旧有砍刀招呼在他的身上。

    黑大汉狂吼一声,把衣衫缠在臂膀上,不要命的不退反进,缠绕了衣衫的手臂挡开砍刀,手中的解腕尖刀闪电般的刺进一个闲汉的嘴里大吼道:“谁在害我?”

    剩余的闲汉一声不吭,继续向他扑来,黑大汉转身就走,因为腿上有伤的缘故,跑的并不快,很快就被闲汉们追上,黑大汉转身就是一脚,踢翻了一个闲汉,向前一步踏在倒地闲汉的咽喉上大吼道:“谁要害我?”

    没人回答,乱刀之下,黑大汉只好抽回大脚,只是那个倒地的闲汉已经被他踏碎了咽喉,舌头伸的老长。

    黑大汉且战且走,短短数十步的距离,他已经身中三刀,不过在这数十步的范围内,已经伏尸三具。

    王柔花在第一时间就拖着铁心源躲到柜台下面,不住的念佛希望佛祖保佑这些人不要杀到店铺里来。

    铁心源透过柜台的缝隙看得清楚,那个如狂似癫的黑大汉正是牛二,被两个闲汉抱住腰正在向后面的墙壁退过去。

    牛二一头撞在正面的一个闲汉脑门上,那个闲汉软软的倒地,牛二蛮性大竟然将另外一个闲汉懒腰倒栽葱抱了起来,腰身往下一沉,那个闲汉的脑袋就被撞得四分五裂,丢在地上之后脖子软塌塌的弯曲着眼看就不活了。

    别的闲汉看得肝胆欲裂,只是围住摇摇欲坠的牛二转圈子,其中一个拿来一张渔网兜头向牛二罩了下去。

    牛二反手就把解腕尖刀钉在背后的墙上,渔网落在刀刃向上的解腕尖刀上被撕开了好大一条口子。

    牛二捡起地上的砍刀,一刀就剁在那个撒渔网的闲汉胳膊上,街面上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王柔花紧紧地闭上了眼睛。

    铁心源却看得清楚,牛二这一刀已经把那个汉子的胳膊从中砍断了,断臂处的鲜血喷泉一般漫天挥洒,就像是下了一场血雨。

    牛二持刀站在漫天血雨里捶着胸口咆哮道:“是谁要害我?”

    铁心源轻叹一声,牛二完了,就算是不被狻猊帮杀死,官府也会以杀人罪将他砍头的。

    西水门的里正已经敲响了铜锣,这是向官府出警告,说明此地有凶案生,铁心源不觉得腿部受伤的牛二可以逃过一劫。

    牛二踉踉跄跄的把自己的背靠在身后的破墙上,他面前的几个闲汉依旧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不放。

    铁心源瞅瞅牛二背后的那堵破墙再次叹息一声,破墙后面人影绰绰的他的大难就在眼前。

    当牛二再次劈翻了一个闲汉之后。一柄锋利的长枪从墙壁小小的破洞里毒蛇般的钻出来,穿透了牛二宽厚的胸膛,飚着血突出一尺来场。

    牛二低头看看胸口的枪刃看着四周的闲汉悲愤的大吼一声:“到底是谁在害我?”

    闲汉们抬着伙伴的尸体快的离去了,那杆长枪也收了回去只在墙上留下了大片的血迹。

    没了枪杆子支撑的牛二偏着头跪在地上,木木的看着对面的七哥汤饼店,也似乎在和桌案背后的铁心源四目相对。

    这个过程很短,牛二胸口的血洞里喷射的鲜血慢慢变少了,他也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那口气非常的长,似乎对这个人间充满了失望。

    他的身体扑倒在滚烫的街面上,刚刚还艳红艳红的鲜血,在很短的时间里就变成了褐色,最后变成了黑色,最后大群的苍蝇铺天盖地般的飞过来,不但覆盖了地上的血迹,也覆盖了牛二的尸体,就像是给他穿上了一件黑色的铠甲。

    ps:“求a推荐票,求收藏,求点击。孑与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