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五行天 > 第六十一章 警觉 【第二更】
    明秀不知道艾辉心中的那声无声的叹息,她的美眸扫过按剑而立的少年,水秀飞舞,水波潋滟,针芒如梭,纱锭飞转,纱布源源不断在空中生长。∏∈燃∏∈文∏∈小∏∈说,www.ranwen.net

    真是奇怪的姿势……

    明秀心中暗想,却是在想难道剑能够对他有所帮助?他看上去安静极了,没有出半点声音,就像一座安静的雕塑。就在这惊鸿一瞥中,那湛然明亮有如出鞘宝剑的眸子,赋予这座雕塑唯一一抹灵光,像镶嵌在深沉黑色无尽虚空穹顶的闪烁星辰。

    很有气势啊,让人不自主联想到古代的剑修,明秀心中赞叹。

    水袖舞空,针芒流转,嘶嘶声不绝于耳,恍若翩然起舞。

    王老头的目光,紧紧盯着艾辉,心中充满懊恼和担忧。他觉得今天来绣坊就是一个错误,老太婆在这个时候抽风。修炼的方法很多,没有刺绣还有其他,他是担心艾辉夸下海口,到时候无法完成受挫。

    艾辉做事,实在过于成熟,干什么事情都像一个老练的猎人,谋定后动,徐徐收网,一点都不像年轻人。他担心艾辉过于内敛,缺少年轻人那股子锐意进取的劲头。

    想想他自己,年轻的时候是何等年轻气盛心高气傲?

    他在感应场教书多年,见过各种各样的天才,个个意气风,只有更狂没有最狂。

    这才是年轻人,虽然他们没有那么老练,但是他们充满想象力,受到的束缚很少,敢于向权威起挑战,有很多天马行空的想法。

    在年轻人中,艾辉的实在过于另类和扎眼。艾辉是如此成熟以至于有点沉闷,总是让人不自主忘记他的年龄,骄傲被他深藏在心底深处。这样闷葫芦的性格,要是受挫,受到的打击也会比一般的同龄人更深。

    这才是老头比较担心的地方。

    而且他知道老太婆小心眼得很,指不定到时候会怎么不待见。

    好不容易有个宝贝徒弟,他可不想艾辉受委屈。

    哪个地方不能修炼啊,老头心中冷哼。尤其是看到明秀展现出来的出色水准,他更加不爽。王老头绝对不是什么心胸开阔的人,他心情好恭维两句没什么,心情不好呵呵呵。

    徒弟居然还练过剑术?

    老头略有点惊喜,艾辉总是不断给他新的惊喜。艾辉的姿势有看上去有点奇怪,但是一点不别扭,而且有一种说不出的美感。老头是识货的人,一看艾辉这姿势,就知道肯定练过,而且肯定时间还不短。

    看来徒弟拿剑的时候,注意力比较集中。

    在感应场时间长有一个好处,各种怪胎见多了,就见怪不怪了。修炼上的习惯,奇奇怪怪的多了去了。有的人非要在安静的状态,才能够入定。而有的人越是热闹人多的地方,注意力反而更集中。

    看来艾辉对这件事很重视啊,老头更加担心,越是重视受到的打击越大。

    失败已经注定,没有人能够在第一次接触刺绣,就能够在一周之内纺出一匹纱布,就连被老太婆视作衣钵传人的明秀都做不到。

    自己真是脑抽,没事让他学什么刺绣?老头悔得肠子都青了。

    “怎么样?”明秀结束了演示,美眸注视着艾辉,温声问:“师弟可有什么疑惑之处?”

    明秀再师傅没有开口之前自己主动加的,虽然她觉得也没有什么用处,但还是希望能够帮助艾辉师弟一点。

    老太太看了明秀一眼,没有多说什么。

    要是纺布那么好学,那也不需要什么绣坊了。

    看到自己最心爱的弟子也暗中帮助艾辉,老太太看艾辉更加不顺眼,看个刺绣还要拿把剑,装腔作势、哗众取宠!

    “没有什么问题。”

    艾辉的回答让明秀有点意外,但是随即释然,想来艾辉也已经知道这是无法完成的难题。明秀的年龄比艾辉更大,不仅没有因此而轻视艾辉,反而更加欣赏。知难而退并不是什么糟糕的事情,反而一味的逞强,不是智者所为。

    艾辉的手掌松开剑柄。

    恰在此时,明秀的目光转到艾辉身上,心中升起一丝奇怪的感觉。眼前的艾辉还是艾辉,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给她的感觉完全不同,就像是换了一个人。她不知道该怎么描述这种变化,刚才她就像是面对一位强大的剑修,自有一股慑人的风采和气势。但是此时的艾辉,外貌没有任何变化,但是那股无形的气势,却消失不见。

    真是奇怪。

    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奇怪的感觉,而且还是一天之内两次。她很快暗自哑然失笑,难道是最近太累了?自己竟然会有这么无厘头的感觉。居然连剑修的气质都出来了,就好像自己什么时候见过剑修一样。

    其他人都没有注意到艾辉的变化。

    但是艾辉说的“没有问题”,也让大家都以为艾辉这是知难而退。

    艾辉的手掌离开剑柄的瞬间,眼前的世界是恢复如初。那种一切尽在掌握的感觉消失不见,思维变得迟缓,六识也迅回到正常的水准。

    内心深处生出一股强烈的冲动,艾辉无比回味和迷恋刚才那个世界的感觉,他的手掌情不自禁伸向剑柄。

    但就在手掌堪堪快要触及到剑柄的瞬间,艾辉遽然惊醒。

    手掌猛地收回,就仿佛剑柄有剧毒一般。

    刚刚升起的冲动,被他硬生生压制下去,他在心里暗自提醒自己。

    在他刚刚种下剑胎种子的那段时间,艾辉几乎是剑不离手。剑胎带来的六识敏锐,让他无比迷恋,他就像着了魔上了瘾一样,手掌不肯离开剑柄。

    然而很快他就遇到了危险,他察觉到了危险,但是他的身体却反应不过来,他眼睁睁看着自己被野兽的獠牙刺伤。由于他始终没有松开剑柄,敏锐的六识,让受伤带来的痛楚被放大许多倍。

    那是无比深刻的一次惨痛记忆。

    从那次之后,艾辉才明白过来,剑胎并不是万能的。过分依赖剑胎,那种觉得一切都在掌握的错觉,会让自己疏于对身体的修炼,疏于对元力的修炼。

    而没有强壮、灵活的身体,深厚的元力,六识的增强,作用非常有限。

    “那个,师姐,一匹布是多长?需要多少纱锭?我要领多少纱锭回去?可能会有些损耗,师姐能不能让我多带一点?”

    艾辉有些不好意思地问。

    所有人都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一时间绣坊竟然鸦雀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