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五行天 > 第六十章 剑胎之变 【第一更】
    艾辉的举止,明秀看不懂,但是她能看出来,艾辉似乎有点把握。∏∈燃∏∈文∏∈小∏∈说,www.ranwen.net

    而且……

    刚才在艾辉握剑的瞬间,她有一种错觉,艾辉的气质好像有一些变化。她形容不出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气质,甚至在她仔细看的时候,她觉得那是自己的错觉。

    眼前的艾辉一动没动。

    “那我开始了。”

    明秀话音刚落,原本停在她面前的元力针动了,两道寒光正在空中一闪而逝,紧接着寒光如织,绣架上的纱锭转得飞快。

    明秀的元力针竟然幻出宛如流水般的光芒,薄薄的轻纱步在半空中缓缓生长变长,嘶嘶的纱线摩擦声不绝于耳。

    “明秀师姐好厉害!”

    “好快!双流织法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度?天呐,我连明秀师姐一半的度都没有!”

    “快看,双流,横纵都有水波纹,厉害啊!”

    “果然是大师姐啊,大师姐以后肯定要成明秀大师!”

    ……

    周围围观的绣女们惊叹连连,她们天天学习和接触刺绣,远比一般人更加了解。也正是因为更加了解,她们才会如此惊叹,因为她们知道做到这一步是多么不容易。

    老太太看到明秀的表现,也不由露出欣慰之色。绣坊的绣女虽然众多,但是有能力继承她衣钵的,只有明秀。双流织法是一种基本的织法,并不算难,但是想练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却同样非常困难。

    和老太太心中欣慰不同,老头的心情大为紧张。

    嘶嘶的声音和议论声中,左手按剑鞘右手握剑柄的艾辉,姿势异常奇怪,他就像雕塑般一动不动,唯独眼睛明亮无比,紧紧盯着明秀面前如同水波涟漪般的光华。

    当艾辉摸上剑柄的瞬间,他就察觉到剑胎种子和以前不一样。

    以前的剑胎若隐若现,他虽然能感觉到剑胎种子的存在,但是却很难准确地描述。但是这次,他“看”到了剑胎种子,那是一缕极微小的蓝色剑芒。

    非常非常微小,微小到能不能称之为剑芒都不一定,但是艾辉的心神却在一瞬间被它吸引。它的蓝色和定心绯蓝的蓝色如出一辙,就那么孤零零、骄傲地存在自己眉心的一片混沌之中。

    手中的长剑,就像自己身体的一部分。这样的感觉以前也有,但是没有这次如此强烈。艾辉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思维,仿佛都沿着长剑延伸。

    他的心神沿着长剑延伸,看向明秀。

    如同水波涟漪般的针芒,在艾辉的眼中,似乎变慢下来,他能清楚看到元针运行的轨迹,能看到元针是如何彼此穿插,线纱是如何交织,甚至他能看到元针带动的气流,能够稳定线纱。元针在空气中微颤,它们之间能够产生一种吸力,那是细小的空气涡流,能够让两者之间保持适当的距离。

    真是奇妙!

    艾辉静静地看着,他知道不是元针便慢了,而是他的洞察力变快了。他欣赏着美轮美奂的画面,眼前的画面真是充满美感。

    明秀师姐看上去只是控制元针,但实际上,她全身的肌肉并非松弛,同样并非紧绷,而是处于两者之间。她舒展的双臂,帮助她稳定身体的重心,使之恰在最黄金的切割点上。

    那是力与美的画卷。

    而元力则是这幅画卷上流淌涓涓细流,它们稳定得就像旋转的纱锭,充满节奏感的均匀元力,维持着元针高运转。

    艾辉学到很多东西,比如控制元针的元力一定要均匀,只要这样,才能够提高元针的度。

    但是这样的变化,并不足以让艾辉惊讶。虽然现在比以前更加直观和清晰,但是以前他也能看到。

    真正让他感到吃惊的,是这次他看到的一些他无法理解的东西。

    他看到了明秀师姐身体周围的缭绕的淡淡雾气,他不知道那是什么。它会不断的变幻形状,一会像柔软的光带,有的时候却像雾气缥缈,有的时候会一片片,像飞舞的鳞片。

    而在明秀师姐元针漾起的水波纹里,一个个隐约的光点,忽明忽灭,就像是散落在水池里的星星。

    这些都是这次才出现的,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

    想了半天,艾辉也不知道这些都是什么。

    剑胎种子吸收了定心绯蓝,生了变异。为什么它会吸收定心绯蓝?艾辉到现在都没有想明白。他在剑典中没有找到答案,古代的很多材料和现在都完全不同,称呼、性质都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定心绯蓝就是新产生的东西,在修真时代没有。那个时代肯定也会有类似的东西,但是艾辉不知道是什么。

    剑胎种子修炼方法残缺不齐,大半还是他自己补充完整的,到底会出现什么情况,他心里一样没有底。

    好在现在来看,剑胎种子无意中吸收了定心绯蓝,反而壮大了许多。艾辉猜测定心绯蓝肯定是含有某种能够帮助剑胎种子修炼的物质。

    可惜没有定心绯蓝了,他也连最便宜的都买不起,要不然可以研究一下,剑胎种子的修炼需要什么类的物质。

    这样的念头在艾辉脑海中一闪而过,便像狂风中的蜡烛小火苗,立即消失不见。

    定心绯蓝,八千万!

    虽然艾辉被剑胎的变化震惊,但是只要一想到,这是八千万换来的变化,他心中的震惊便消失不见。

    如果是修炼元力,八千万能换来什么样的变化?

    艾辉不知道自己一辈子修炼,用掉的材料能不能花掉八千万?起码能让自己修炼到真正的元修吧,艾辉这么想。

    精打细算的艾辉眼中,剑胎是高投入低产出,元力的修炼却是高投入高产出。

    选择什么,自然一目了然。

    艾辉不会对剑胎动心,哪怕这玩意多么独特,他是个脚踏实地的人,他的梦想是成为一位登记在册的元修。

    他的目光紧盯明秀,没有半点挪开。

    明秀的度在迅放慢,艾辉知道这是对方故意为之,帮助自己的理解。

    感谢对方的好意,可是眼中刚才那张力与美的画卷,变得松弛,再也没有之前的意境。

    无声的叹息在心中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