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野人凶猛 > 第三百一十章 孤注一掷
    视线当中,漆黑的匕首不断放大,尖刃处闪耀的寒光变得越发明亮,明亮的让人难以直视。?  ?火然文 ?? w w?w?. r?a?n?w?e?n`org

    而这柄匕首……

    此刻却正朝着顾白的咽喉冲来。

    浑身上下的十二万四千五百根寒毛都为之纷纷竖起。

    太近了。

    实在是太近了。

    近的甚至都让人难以做出任何反应。

    此刻,是顾白真正无法躲避的时刻。

    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即无落点可以作为支撑,也没有受力点足够让他来施展,甚至都已经没有这个时间让他来施展了。

    人力有时穷。

    人,并非是全能的,身体终究无法凌驾于物理法则之上,即使是穷尽所能,顾白所能做的也仅仅只是竭力试图偏转头的位置。

    “嚓!”

    锋利无比的匕首,很干脆的划过了顾白的脖颈。

    瞬间,鲜红刺眼的鲜血从顾白的脖颈处喷涌而出。

    在这连番大战之下,顾白终于是受到了他自踏入大殿之后,所受到的最严重伤口……

    但与之相反的却是,手持匕首的无名刺客,空洞的眼神当中却闪过了一丝困惑。

    因为,与他的预想不一样,顾白并没有当场死亡,

    不过,他再也没有机会困惑了。

    强而又有力的大手突然伸出,一把攥紧无名刺客的脖子,刺客甚至都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反抗的举动,就好像是被捏住了脖子的鹅一样轻易。

    “咔嚓……”

    一股剧痛感从脖颈处骤然传来,伴随着咔擦的脆响,还有那犹如铁锈一样的味道,齐齐涌向了他的脑海当中。

    “我的喉咙碎了……”

    甚至只仅仅来得及在脑海当中浮现出一个念头,他视线当中的最后一个画面,便是出现了一双让人不寒而栗的瞳孔……

    捏住他脖子的手,猛力向下一掼!

    “簌!”

    猝不及防,这位生前善于暗杀,却不善于正面对抗的无名刺客,便被顾白那虬龙纠结一般的大手,直接一把摔向地面。

    而与此同时的,却是顾白也不得不随之开始坠向地面。

    而身下……

    则正是已经蓄势待发的巴努哈欧。

    甚至都不用去看哪怕一眼,顾白都仿佛能够看到巴努哈欧脸上那狰狞的表情。

    一旦顾白跌落,这位传说当中的传说、扫荡无数异类的传奇战士,便会一点也不介意的送顾白重生。

    一切都仿佛注定了一样,此刻的顾白仿佛已经没有办法在这位传说战士的手下生还了。

    “那么,就是现在吧……”

    顾白的大脑当中,此刻分外清醒,对于自己所处的险境,他也已经有所估量了,但是,他脑海当中所浮现出的,却不是危机四伏的感觉,而是好似终于做出了什么选择一样,瞳孔当中,满是决然。

    随即,在顾白的后背之上却隐隐散发出星星点点的淡淡微光,将那雷霆状的放射状伤疤映衬的更加狰狞……

    那如兽如鬼的伤疤,此刻仿佛活了一样,在顾白的背部扭曲变幻了起来。

    而与此同时,一段犹如黄钟大吕一样的低沉声音响彻了整座大殿之内。

    “宣告……”

    ……

    时间倒退回半个月前。

    新生,某处木屋之内。

    “你真的确定了。”

    看着自己面前的顾白,古千衣的脸上前所未有的变得严肃起来。

    而在古千衣的面前,顾白则盘腿坐在一个庞大而复杂的魔法阵中心,结实而挺拔的上身**着,露出后背上那个如同雷霆一样的伤疤。

    在魔法阵周围那些幽暗灯烛的照耀之下,顾白那几乎覆盖了整个后背的巨大伤疤,隐隐露出几分残忍而暴虐的气息,就好像是一个有生命的活物,在顾白的后背之上贪婪啃噬着他的血肉一样。

    顾白看着他,平静的点了点头。

    仔细的看了一眼顾白后背上的伤疤,古千衣的眉头皱紧,他继续道。

    “你可想好了,你真的打算在自己的背上刻录一个魔法阵不成?”

    “此去艰难重重,即使是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不如此,恐怕很难成功。”

    顾白眼皮都不抬一下的闭着眼睛,平声道。

    虽然语气平淡,但古千衣却是从顾白的声音当中听出了一股决然之意。

    微微一叹,摇了摇头,古千衣只好是从旁边拉出一个细细的布制卷囊,摊开,露出了其中一根根长短、粗细不一,却都闪烁着锋利无比光芒的银针。

    一边捏起其中一根银针,仔细的看着,他一边头也不回的淡淡道。

    “我的神秘学知识只能算是个二把刀,要是遭了罪,最后却失败了,可别怪我……”

    ……

    “吾为贪欲之龙,为自噬之蛇,为雷,为帝,为神,为成世间种种不可思议之奇迹者……”

    低沉的祷文,如同神灵的语言一样,神秘,复杂,而难以听懂,无论是那些古代英雄们,还是谁,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听懂顾白此刻究竟在吟诵着些什么。

    事实上,就连顾白自己都不明白自己此刻所说出的这种语言,究竟是什么,因为,这段话根本就不是他说出来的,而是在某种神秘力量的引导之下,他不由自主说出的。

    在顾白的后背之上,存在着神罚的力量。

    这一点,并不仅仅只有一个人知道,顾白在此之前的数个月里不得不消失匿迹,就是因为那时常爆发出来的神罚力量,让他深受其苦,直到后来才渐渐好转。

    但人类,永远都是一种勇于作死的生物。

    一旦发现神罚渐渐在他的体内蛰伏起来,自己已经开始适应了这股强大无比的力量之后,人类的作死心态就出现了……

    顾白打算在自己的身上,刻录一个魔法阵,以试图利用自己后背上的神罚诅咒,来作为一种新的力量。

    如果这个想法让新生世界当中的其他巫师们知道了,一定会惊愕的目瞪口呆。

    神罚是什么?

    是一种强大到不可思议、复杂到不可思议、神秘到不可思议的力量……

    不同于传说当中得自于恶魔的诡异魔法,神灵的力量,是一种不容置疑,足以号令世界的权威与力量。

    神灵的旨意,即整个世界的意志。

    群山、大海、星辰、日月、虚空、时间乃至命运……

    万事万物,都要向绝对之王——神灵俯首称臣。

    神罚,则是神灵愤怒的化身。

    没有人能够逃脱出神灵的愤怒,承受神罚的人,从生到死,都永远也无法摆脱出神罚的力量。

    神罚,不一定是让人死亡,也可以是一种诅咒,一种对于世人的惩戒,深深根植于骨髓当中、永远也无法摆脱开的酷刑。

    纵然顾白曾经得到过某人的帮助,得以能够和神罚所代表的酷刑形成一种奇妙的平衡,轻易不会再受到神罚的惩戒,但是,即使是对方也对于神罚无能为力,无法将其彻底拔除掉。

    可以说,顾白是注定要与神罚相处一生了。

    但是,此刻顾白却无比大胆的选择了利用神罚的力量,而诱导出神罚力量的方法……

    却是魔法。

    用银针,将魔法阵生生的刻录在自己的骨骼之上,忍受针扎骨刺之痛,在自己的二百零六块骨头之上留下永远的伤痕,令自己成为一个活着的魔法符文……

    这个魔法阵,将会引导出部分神罚的力量为顾白所驱使,但是,其代价也将极为严重。

    这就是顾白让古千衣帮自己做的事情。

    从来不知畏惧为何物的顾白,就好像根本没有考虑过失败的后果一样,在自己的身体之上进行着种种实验。

    高据于神座之上,俯瞰天地众生的神灵力量,与纵情于深渊当中,诱惑凡人堕落的恶魔力量……此刻,却在顾白的刻意之下,碰撞在了一起。

    而这两者之间触碰的结果,却是连顾白自己都无法预料的……

    但本来,顾白甚至都根本不打算运用这股力量的,无他,接触过神灵些许威能的顾白,深知神力的可怕。

    “这是一柄双刃剑。”

    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他绝不愿意轻易使用这种力量,然而,事情的困难程度,终究还是有些超过了他的想象。

    从踏入大殿之内到现在,时间甚至都还没有超过二十秒,但他却已经是险象环生,即使只是前进一步,对于此刻的顾白而言,都变得是如此的艰难。

    直到现在,他甚至都没能靠近帝国皇帝哪怕半步,被巴努哈欧这位传奇战士死死的拦在御阶之下,不得存进。

    顾白也终于是不得不承认,自己无法真的面对如此之多古代英雄们的阻拦,不得不孤注一掷,选择那最后的手段……

    一连串连自己都无法分辨的低沉语言,从自己的口中不断涌出,就好像是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操纵他一样。

    若非是有一个莫名的声音在告诉顾白,他究竟述说的是什么,恐怕连顾白自己都不明白他自己究竟说了些什么。

    身体不断落下,面前,巴努哈欧脸上的狰狞已经无比明显,但在顾白的眼中,却好像已经变得不再重要了。

    口中的祷文依然在飞快的吐出,一字一句,都无比清晰的难以想象。

    “……故,吾之名为——天之祸。”

    伴随着祷文的结束,在顾白的背部,那覆盖了几乎整个背部、让人看一眼便觉得不寒而栗的雷霆状的伤疤……

    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一双由狂暴雷霆所构成,贪婪、残忍而暴虐的冰冷瞳孔。

    它活了。

    或者说,神罚本就是活物,是神灵的愤怒化身……

    ……

    遥远无比的彼方,某处难以描述的混沌领域当中。

    漆黑的天穹,倾斜的黑色星辰,寸草不生的大地,晦涩深邃的大海……

    这里是混沌深渊,是远在世界诞生之前就已经存在,并且也将永远存在下去,常人所绝对无法造访的世界。

    而在这个混乱世界的某处,在残破不堪的王座之上静静安歇的恶魔,却偶有所感一般,抬起头,看向了现世的某处,然后,突然发出了一阵诡异的怪笑声,似乎是在现世当中发生的某件事情而感到欢愉。

    “真是个有趣的凡人啊……”

    而在它的身旁,某个兴致阑珊的女孩,则好像什么也不感兴趣一样,慵懒的蜷缩在恶魔身旁的另一尊王座上,昏沉的睡着,好像什么也没有听到一样。

    ……

    在顾白的体内,无数的雷电在他的体内肆虐,就好像是活物一样,大肆的吞噬、咀嚼着顾白的血肉和骨髓。

    它饿了,饿的饥肠辘辘,而怪物一旦饿了,就是要吃东西的,而作为深深根植于顾白体内的怪物,象征着惩戒的神罚,它只会以顾白的血肉和躯体为食。

    伤疤,在顾白的后背上疯狂扩散开,就好像是在试图将顾白整个都吞入腹中,然而顾白却不为所动。

    “把你的力量借给我。”

    无声的对话。

    “凡人,代价你承受的起吗。”

    名为天之祸的半神讥笑着。

    ……

    闭上的眼睛猛然睁开,身体此刻变得难以想象的好,就好像充斥了近乎无敌的力量一样,然而顾白明白,这仅仅只是一种错觉而已,名为天之祸的半神,仅仅只是让他短暂拥有了比以往更为强大的力量而已。

    魔法阵的神奇之处就在于此,借助恶魔的力量,甚至能够令顾白与半神签订契约,借用神罚之威能,但与此同时,却又将付出极为沉重的代价……

    “呵!”

    身下,巴努哈欧那根著名的长枪——迪辛努尔,朝着他猛的刺来。

    锋利的枪尖,闪烁着寒光,如龙探出。

    传说当中,这杆长枪曾经伴随巴努哈欧征战一生,是巴努哈欧的传奇一生当中,必然会提及到的一件武器。

    可想而知,一旦刺实,那必将是顾白横死当场,然而,顾白不避不闪,反而是硬生生在空中,手中长枪一抖,直接与这柄传奇武器迎面相对。

    “嗙!”

    武器碰撞之间,顿时火花四溅,巴努哈欧骤然感觉从对手的武器之上,突然传来了一阵强大无比的力道,轻而易举的将他给压制住,身体不由微微向后倒,不得不向后退了一步,以缓解那股庞大的力量压制。

    仅仅一击,附身于护卫身上的巴努哈欧,便被顾白直接迫退。

    “怎么会……”

    他的心中大愕。

    然而,顾白显然不会试图和巴努哈欧去解释什么,半神所赋予的力量是非常之短暂的,没有任何时间让顾白去浪费。

    手中的长枪将巴努哈欧迫退之后,顾白随即转身,向着更高处跨出了一步……

    “踏!”

    那里,在几位古代英雄的保护之下,年轻的皇帝脸上满是掩饰不住的慌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