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掠天记 > 第七十一章 白千丈(第三更求推荐票)
    “学不起?”

    方行一呆,没想到长须长老会给出了这样一个拒绝的理由。

    长须长老轻轻一点头,道:“少年人,不要好高骛远,你要明白,你现在选择的修行法诀,可不仅仅是让你修炼神通,炫耀武力的,还牵扯到你日后的谋生之道,对任何一个修行者来说,资源的获取都是最为重要的事情,我想你在外门呆了一年,也该明白这个道理!”

    他顿了顿,又道:“世间人对修行者有误解,以为修行便是飞天遁地,逍遥自在,却不知,我们修行者,乃是世间最苦的一批人,因为我们需要大量的资源,便注定永生操劳,便是道门,也不可能永远给你提供源源不断的修行资源,大部分资源还是需要自己赚取的!”

    “我刚才给你说的这几部法诀,各种侧重,却都是最容易赚取资源的,而这部青云九剑诀则不然,青云九剑诀乃是我宗道祖传下来的最强法诀,专修剑道,用来与人厮斗,自然是最强的,只是此诀修炼艰难,而且太耗资源,足足需要其他法诀消耗资源的三倍以上……”

    “别的法诀在修炼到了一定火候之后,便可以让你去赚取自己的修行资源了,可是此诀,却既不可炼丹,亦不可炼器,也无法制符,剑诀未成之前,只能消耗,而没有任何赚取资源的可能,因此,此诀只有家世豪奢,完全不必担心资源者补充者才能修炼!”

    说到了最后,他轻轻一叹,又道:“便是我们青云宗内,也只有执法大长老肖远刑之子肖剑鸣一开始便选了此诀,原因就是,无人修炼得起它,而你的身世刚才也说了,家中遭了灾,只剩你一人,无人给予资源,只能靠道门资助了,虽然你成为了内门弟子之后,一个月也会有十块灵石领取,但用来修炼此诀的话,那是远远不够的……”

    “肖剑鸣选了这青云九剑诀?难怪他如此厉害……”

    方行眯起了眼睛,暗暗想到,之前他也不知道修为还分这么多类别。

    不过长须长老这么一说,他就更不会改变主意了。

    此诀只适合厮斗?

    正好,要的就是这样的法诀,没有资源,抢别人的不就完了!

    方行便坚定了信心,道:“我就选这个了,没有资源,我就去抢……就去领符诏!”

    长须长老无语,看了方行一眼,心想这小孩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其实这样的情况以前也碰到过,年轻人,大都心高气胜,往往便想选择最适合斗法的法诀,却不考虑资源的消耗问题,他们都认为修炼了最强的法诀,资源也都会滚滚而来,这其实是心智太不成熟的表现,根本不明白修行者生存的艰难,十个有九个会后悔。

    在青云宗内,有一个规矩,二十一岁前突破了灵动七重的,便可晋升为真传弟子,若是无法突破,或者突破的时间晚于二十一岁,便只能转职成为长老,他也是看方行年龄小,有希望晋升真传,这才准备给他指一条稳妥些的道路,但方行若是执迷不悟,硬是要选择青云九剑诀的话,日后修炼不成,再改修其他的法诀不是不可以,但这个时间却是耽误了。

    就在长须长老考虑要不要再劝方几句之时,那离世峰古松下面,青年模样却满头白的长老也全程看着,听到方行左右不学,偏要学青云九剑诀后,这长老微微笑了起来,似乎感觉方行有趣,便伸手从身边的树枝上,摘下了一根松针,屈指向晋升殿弹了过来。

    “嗖……”

    那松针瞬间飞越了十几里的距离,却来到了晋升殿前,道道灵光自松针上面升起,竟然渐渐变大,化作了那个长老的模样,栩栩如生,音容笑貌,纤毫不着,他大袖一挥,双手负在了身后,迈步往晋升殿里走来,殿内的三位筑基期长老见状微惊,齐齐躬身行礼。

    “恭迎师叔法身……”

    方行跟着他们的目光看了过来,顿时微微一怔,以阴阳神魔鉴看去,脑海中顿时闪现了一个信息:“幻化灵身一具,灵动九重修为……”

    “一具灵身便有灵动九重修为?”

    方行咋舌:“那真身该有多厉害?”

    那白青年微笑道:“此子我觉得有趣,且让他随我来!”

    三位筑基期长老极为恭敬:“师叔祖愿指点他,正是他的福份!”

    那白青年微微一笑,便转身朝殿外走去,方行还在呆,那三个长老便轻声训叱道:“机缘来了,师叔祖愿指点你,那是你的福份,还不快去?”

    方行一怔,挠了挠脑袋,跟在白青年身后出了晋升殿。

    三位筑基期长老待方行与白青年的灵身离开了大殿,这才直起身来,彼此相望,眼睛里皆有些许震惊之态,年龄最长的长老沉声道:“白千丈师叔这等身份,极少露面,如今却主动要来带这个小孩子走是何意?莫非这小家伙入了他的法眼,要留他继承传承么?”

    最左侧的长老道:“若真是白千丈师叔看重了他,要将他老人家的传承留在青云宗,倒是一件大好事,我青云宗五法之外,恐怕会再多一法诀……”

    长须长老沉默不语,过了片刻,才轻声道:“或者,是玄诀也说不定!”

    另外两位长老大惊,齐齐看向了他。

    长须长老道:“白千丈师叔五百年前来到我们青云宗落脚,做了一个闲散长老,就连宗主都不知道凭他的修为,为何会选择我们青云宗落脚,因为他若想去,有的是大世家、宗门会将他老人家奉为上宾,不过白千丈师叔在青云宗一呆便是五百年,一直未曾离去,以致于我们也都将他当成了青云宗真正的长老,只是,他真正的身份,毕竟还是一位客人啊……”

    说到了这里,长须长老轻轻一叹,道:“这位白师叔祖来历神秘,修为更是绝,我们整个青云宗,恐怕只有五年前闭了死关的太上长老才堪与他并论,便是宗主与四大传法长老,恐怕也不如他,我曾听宗主无意中提起过,他说这位白千丈长老,若是有心将他的传承留在青云宗,我们青云宗,恐怕立刻就可以力压冰音宫、蝶幻谷,成为楚域第一宗!”

    那两位长老,闻言更是震惊,目光里现出了华彩。

    他们三人资质其实都不低,只是青云宗资源匮泛,又没有高明的功诀,所以才一直卡在筑基期中期,始终无法向筑基后期迈进,若真是这白千丈长老将自己的传承通过这小孩子留在了青云宗,自己得以习阅,别说筑基后期,甚至都有希望结丹成功,寿元千载。

    “只是……希望不大啊……”

    长须长老又低低的叹了一声,道:“白千丈长老之前也选择过一次优透的青云宗弟子,似乎是有意要留下传承,但他选择的那些弟子,终究一个个还是被他送回了门中,并且洗去了记忆,甚至还有两个人,直接身死,没有再回来,希望这个小子……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