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天域苍穹 > 第4章 没钱我借给你嘛……
    左无忌顿时眼前一亮,随即就颓然说道:“哪里有那么容易……我到现在才知道,那东西很是珍贵,小小一枚玄玉如意,居然能值黄金万两……可怜老子当初被你们怂恿着偷出来卖掉,才卖了一千两银子,亏了血本……”

    说着说着又是咬牙切齿,痛不欲生:“你们两个魂淡让我成了天下第一败家子啊……这事儿还不能说,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现在可倒是有了,可我拿什么去买回来?”

    叶笑压低了声音,说道:“呵呵呵……不就是钱么……这还不好说?我只问你,你想不想把玄玉如意买回来?”

    “想!兔崽子才不想呢!那我就能摘掉自己这个‘辰皇帝国第一败家子’的帽子了……天知道我多想摘掉……”左无忌连连点头,咬牙切齿:“只是自从上次那事儿之后,我的零花钱就被扣光了,原本的每月三百两月例银子,也变成了每月五两……五两银子啊,够干屁啊!”

    “你想摘掉这个帝国第一败家子的帽子……其实挺容易的,只是……你马上就要成为‘古往今来宇宙无极第一败家子’了……”

    叶笑心中嘀咕一声,哈哈一笑,一拍胸脯,豪爽的说道:“只要你想买回来,钱我可以先借给你嘛……”

    “真的?”左无忌顿时一惊。∏∈燃∏∈文∏∈小∏∈说,www.ranwen.net不仅是他,连兰浪浪也是一阵惊诧!

    今天的太阳难道是从北边出来的?!叶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方了。

    “真的!”叶笑肯定点头,脸色正经,郑重。

    “你丫的有什么企图?”左无忌狐疑的看着他,心中在盘算:这家伙,不会又在打我的什么主意吧?难道真的看上我了?

    “混账!”叶笑正气凛然,一脸的好心被当成了驴肝肺,痛心疾的说道:“左无忌!你小子说什么?老子当你是好兄弟,才帮你这个忙,我也是冒了好大的风险,谁知道你这败家子什么时候才能还我钱?你居然还怀疑我,好吧好吧,我管你去死!”

    “不要拉倒!老子留着那钱泡妞还不行吗……兰浪浪!咱们走!”叶笑怒气冲冲站起来就走:“咱们从此不理这个不识好人心的家伙!”

    兰浪浪这家伙最善于起哄,这当口岂能放过,“刷”的站起来,兴高采烈一声吼:“走就走!不理这个不把咱们当朋友的混账玩意儿!”

    “别……别别别……叶兄、兰兄留步留步!哎哟我的亲哥……”说时迟那时快,左无忌一个箭步上前,就牢牢的抱住了叶笑的腰,一脸谄媚连连道歉:“哎呀呀,我不就是说错了一句话嘛……哎呀,咱们是好兄弟嘛,一辈子的好兄弟,你还真生气啊……哎呀快快留步!管家,上茶!上好茶!上极品好茶!上陛下赐给我爷爷的极品御茶!快快快……”

    一迭连声的吩咐之余,恭恭敬敬地将叶笑让在了当中的太师椅上坐下,狗腿一般弯着腰陪着笑:“嘿嘿……叶兄,嘿嘿,叶少,哇哈,兄弟我的好兄弟啊……那钱,你真借给我啊?”

    叶笑翘着二郎腿,晃来晃去:“本来是真想借滴……”

    “那可不能变卦呀……”左无忌几乎都要跪下来了。

    好不容易有了个立功赎罪的机会怎么可以放过,天知道我这几个月过的什么日子……这可是自己家,逃都逃不了。

    “哼,好吧。”叶笑好整以暇的吹着手中的茶叶,有些无奈:“怪我自己嘴快……既然这样,那你就写个条,然后随便拿个东西抵押在我这里,我也就把一万五千两黄金借给你了……先说明白,这钱,你日后还是要还我的,这个没得商量!”

    “这是当然!”左无忌满脸喜色,随即又皱起眉头,一脸愁容:“可是我要用什么东西抵押给你?”

    “听得懂人话不,随便找个东西就行,咱们兄弟,还真能要你什么值钱的好东西不成?”叶笑翻着白眼,推心置腹的说道:“你瞅着家中的摆件,随便给我拿个……不就得了?”

    左无忌顿时松了一口气:“这倒是个办法……我想想,这次偷个什么东西出去好呢?”

    眼珠四处乱转,显然已经打定主意准备再做一次家贼。

    “哎呀……”叶笑恨铁不成钢的诱导道:“你能不能麻利点,就这大厅里的你随便给我拿一件就行,不用多值钱的东西,啥都行……”

    在叶笑这么明显的明示暗示之下,左无忌终于‘茅塞顿开’:“这个……可以抵押?”

    “啥抵押不抵押,就是个意思,咱们是兄弟嘛!”叶笑泱泱大度语重心长。

    左无忌笑得合不拢嘴,心头大石头终于放下,喜笑颜开:“虽然这里面都是我爷爷摆放的东西,都很喜欢……不过,少一件半件也无所谓……兄弟,你说,看上哪一件,我直接送你了!还抵押什么?钱我照样还,这摆设送你!”

    左无忌真是豪气干云。

    叶笑眉头一跳,正气凛然道:“你这叫什么话,把我当什么人了,我就是在帮你,难道还贪图你那么一点东西么……你完事之后送我可以,那是你的心意,礼轻情意重,但,现在我要是接受了,那就是贿赂了!”

    贿赂?!

    左无忌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一下。

    说的你跟多大官儿似得。

    “瞅你那个墨迹劲,就这件吧,我喜欢这种展翅欲飞的感觉。”叶笑的手指头漫不经心的一点,点的,正是那尊天晶灵髓。

    “这个啊……这个太次了吧?”左无忌顿时满心的感动。看来,叶笑这次是真的帮我的忙呀。满大厅的宝贝,他居然就选了一个最次的,好人哪,以前怎么就没现呢……

    “行了行了,你知道我的心意就行了。”叶笑情深意长的说道:“咱俩谁跟谁啊……好兄弟就应该互相帮忙嘛……对了,这事儿你可得保密,万一别人知道我曾经借给你这么多钱……都来找我借钱,借这个不借那个的,我可麻烦死了。”

    “这个你绝对的放心,我一定守口如瓶!”左无忌拍着胸脯砰砰响:“我是那种人么……”

    “要不……你现在就拿走吧。”左无忌唯恐夜长梦多,力求坐实此事。

    “笨蛋!”叶笑低声呵斥:“你说你能不能长点脑子?现在这么多人看着我从你家搬东西?那还怎么保密?”

    “是的是的。”左无忌凑在叶笑耳朵边上:“那我黄昏时候,天黑了,再给你带出去?”

    “此计大善!”叶笑赞不绝口:“彼时我就在那拐角处巷子里等你,顺便,也把金票子给你带过来。”

    左无忌要的就是这句话,即时喜笑颜开:“这次可是多谢兄弟了……只要能够让我恢复家里的原本地位,我就即刻着手从商铺里给你调集银子还账,放心,我说到做到!”

    “行了行了,我要是不相信你,还能借这么多钱给你?”叶笑与左无忌勾肩搭背,亲热至极,一派哥俩好的意思。

    一边的兰浪浪眼看这一幕,眼珠子简直都快要掉了出来。

    诸事谈妥,叶笑和兰浪浪在左无忌千恩万谢之中,在左大公子恭恭敬敬的欢送之下,翩然离开了左相府。

    “晚上,别忘了啊啊。”两人都已经走出了好远,兀自听得后面的左无忌在目送中的动情呼喊。

    ……

    “我说,你真的要借给他钱么?”兰浪浪怀疑的看着叶笑:“那啥……你可不像是这么好心的人啊,不是打算临了反悔,摆那小子一道吧……”

    “你这叫什么话,你真是以小人之心,度我这君子之腹!你以为我跟你一样,是那种反口复舌的无信之人么!?”叶笑鄙夷万状的看着兰浪浪,又道:“回去给我准备一万两金票,我有用!”

    要借给左无忌,自己家底貌似不够……

    “你有用啊,行啊,等……啥,你说啥?你让我准备一万两金票,然后你借给左小子?凭什么?给我一个理由先!”琢磨过味来的兰浪浪刹那间就炸了。

    你做好人,让我出钱?

    凭什么!?

    “理由?这你都想不明白!你要是不准备足够的金票,我拿什么借给左无忌啊?这不是明摆的事情么!真啰嗦!”

    叶笑翻着白眼,貌似漫不经心、慢条斯理的威胁道:“兰浪浪,你要是不拿来金票,让我失信于人,也没关系,顶多我就把上次你跟左无忌在青楼争风吃醋光屁股裸、奔的事告诉你爷爷你爸爸你娘你姨娘……如果还嫌不够刺激火爆,我干脆给你来个满大街贴大字报!保证家喻户晓,让整个京城整个天下都知道你兰浪浪的大名!让你与左小子一起齐名京城,威震天下!”

    “啊?你!”兰浪浪一口气没喘上来,几乎晕了过去,只气的斗鸡眼都变成了正常的眼珠子,锥心泣血的叫道:“这也太毒了吧?你这是要我的老命啊……”

    “呸,你就小小岁数还什么老命,少废话了!最终又少不了你那三瓜俩枣,我就问你,拿还是拿呢?!”

    “我拿!我还有选择么?”兰浪浪几乎哭了出来:“我拿还不行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