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赵四娘家 > 第二百四十九章 见着就打
    宋家人一见宋知言如此,个个都觉着脑仁子疼,就连五岁的宋知语都道:“不好啦,知言哥又要打架啦!”

    姜宝胜也觉得宋知言太过好斗了一些,在还没搞清楚状况之前拉架可以,但哪好二话不说动手就打呢?行事未免过于鲁莽。ranw?en w?w?w?.?r?a?n?w?e?n?`org

    不过姜宝胜到底担心宋知言的安危,生怕他会吃亏,忙把跟在后面的梁记伙计招呼了过来,然后带头冲了进去。

    刚刚站在外面只顾看人打架,并未没留心周遭。一进药铺,这才发现里面一片狼藉,地上全是各种药材不说,桌椅板凳也全部都被掀翻了。

    就在宋知言冲进来的前一刻,那少年可能是抽人抽得太凶手掌生疼,便弃巴掌不用,转而一脚踹倒那妇人,抓起妇人的头发就把她的脑袋朝地上的青砖上狠狠地撞。

    当宋知言冲过来的时候,那少年还沉浸折磨人的乐趣之中,浑然没有发觉有人靠近,直接被宋知言用扁担在脑袋上砸了一下。他只觉耳边嗡的一声,不觉松开那妇人,下意识地伸手捂住脑袋,发觉触手干燥,忍不住呵呵笑了两声:还好没有被开瓢。

    宋知言根本不等那尚在傻笑的少年反应过来,手下不停,接着猛打。一根寻常的扁担在他手中舞得虎虎生风,霎时间就在那少年全身都敲打了一遍。不过这回他下手很有分寸,避开了那少年的头颈等要害之处,只向打人最疼却无关紧要之处下手。

    等姜宝胜和那俩伙计进门来的时候,那妇人依然躺倒在柜台前面,那少女跪坐在她身边,正把手帕按在她的头上止血。

    那厢宋知言正举着扁担追着那少年打,那少年浑身狼狈不堪,正抱头乱窜。

    不过那少年的同伙显然不是个好相与的,正举着一把腰刀跃跃欲试,一看他就是想要趁着宋知言不备偷袭一把。

    纵然那同伙还没到丧心病狂的地步,并未把钢刀从刀鞘里抽出来,可被带着刀鞘的腰刀砸到也是一件很要命的事儿。

    眼见那同伙就要出手,姜宝胜哪能让他得逞,二话不说捞起一张倒在地上的长凳就往他身上砸过去。

    不得不说,姜宝胜干活是把好手,打架也很老道。他准头极佳,一下子就砸中了那同伙的右臂。

    那同伙不但腰刀脱手,人也向旁边踉跄几步,差点儿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四对二,姜宝胜这方依旧持有“大型武器”,对方却失去了腰刀,很快就锁定了胜局。

    就在姜宝胜松了一口气时,药铺里又走进来一个中年汉子。

    那中年汉子一看肖守安和他的同伙被拿住了,便厉声喝道:“大胆刁民,光天化日之下居然胆敢袭击官差,不要命了?”

    姜宝胜闻言,心里咯噔一下。

    姜宝胜在府城日久,和府衙的捕快也颇有来往。此时定睛一看,那同伙和新来的中年汉子虽然身穿布衣,可他们手上拿着的腰刀确实是官差专用的制式腰刀。这种腰刀是不许民间人私自佩戴的,也就是说这两个人还真是官差。

    不管孰是孰非,和官差斗殴都很难善了,这事儿搞大发了!

    “官差怎么了?官差就能随意伤人了?”宋知言毫不畏惧,高声质问道。

    其实,宋知言虽然热血,但也不是不分青红皂白之人。今日之事,虽然他还未曾了解个中详情,但他可以断言,肖守安肯定是加害者一方,故而才会连问都不问就果断出手。

    原来宋知言和肖守安也算老相识了,两人曾在胡逗洲打过好几次交道。

    事情还要从头说起。身犯死罪的肖守安被改判为流刑后,就被发配到了胡逗洲,恰巧也被送到了王家渡屯田。临行前肖家曾想方设法打点过押送的官差,还给了肖守安一大笔银子应急。因而,同样是被充作军户屯田,肖守安的日子过得要比宋家轻松太多,平时只要做做样子,根本不需要卖力屯田。

    这一闲下来,肖守安便要生事。平日和乡间的二流子吃酒赌钱不算,还打起了村里大姑娘小媳妇儿的主意,时不时没羞没躁地出言调戏。

    这一日,肖守安喝了二两黄汤,大白天的就起了坏心。浪荡在乡野间的他眼见四下无人,拉起一个在田埂边劳作的小媳妇儿就想和人家钻草垛,根本不理会对方的拼死反抗。

    这小媳妇儿不是别人,正是宋氏的幺妹也就是宋知言的小姨宋云脂。

    恰好那天轮到宋知言来给在田间除草的宋云脂送饭,就被他撞上了那令人目眦尽裂的一幕。

    这还有什么好说的,宋知言冲上去就给了肖守安一顿臭揍。

    别看宋知言要比肖守安年纪小,可他小时候曾学过一些功夫。那些功夫虽然甚是粗浅,却很有效。再经过这几年的磨练,他的力气大增,出拳下脚绝非酒囊饭袋的肖守安可以比拟,打得肖守安根本无力还手。

    宋知言不光事发当天揍了肖守安一顿,后来看见他就打他一顿,整得他看见宋知言就躲。

    话说回来,宋知言已经有一段日子没看见肖守安这个败类了,原以为他是躲起来了,却不想他竟然来云州了,还敢当街作恶。秉承见一次打一次的一贯宗旨,宋知言当然要出手教训肖守安了,即便是官差来了他也不惧。

    如果那两个官差是在自己的地盘,他们身上肩负的又是正经的差事,根本就不会理睬宋知言那一嗓子,直接就把人给锁拿进了大牢。可这儿不是静海,他们出的也是县太爷家的私活儿,听宋知言这么一吼,未免有点心虚。

    姜宝胜在福来酒家干了近十年的伙计,自然很善于察言观色。后来成了春华堂的东家,得和三教九流各色人物打交道,察言观色的本领更上一层楼。

    尽管这俩官差是老油子,就是心虚也只是在脸上一闪而过,可这细微的表情还是被姜宝胜捕捉到了。

    姜宝胜微一思量,便想出了对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