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少 > 054章 【找死!】
    和许许多多的富人区一样,九溪玫瑰园富人区建在郊区,不过却有多条道路通往市区,十分方便。

    因为富人区的入住率不高,外加许多都是权贵人士包养金丝雀购买的,为此,一到晚上富人区显得格外冷清,通往富人区的道路也一样,几乎看不到汽车的影子。

    叶帆住进九溪玫瑰园将近一个月了,对于周围的道路可谓是十分熟悉,知道有一条道路几乎没有人走。

    那条路是九溪玫瑰园富人区在建期间用于施工修的,工程完工后,道路留了下来,不过却是因为长年累月被大车碾压,道路有些颠簸,所以很少有人会选择走那条路。

    驱车拐进那条颠簸的马路,叶帆透过反光镜清晰地看到后方车灯刺眼,那辆别克君越像是跟屁虫一样yīn魂不散。

    “嗡!”

    稍后,就当叶帆观察了周围的环境,考虑是否要停车的时候,身后那辆别克君越像是发狂的钢铁怪兽一般,咆哮着冲了上来。

    很快,武河驾驶着别克君越轻松超越了叶帆的奥迪,然后猛然踩下刹车。

    “兹~”

    汽车轮胎和地面摩擦的声音骤然响起,划破了黑夜的宁静。

    几秒钟后,别克君越在颠簸的马路上留下一串清晰的轮胎印记,横着停在了马路上,直接拦住了道路,防止叶帆逃跑。

    然而——

    让武河没有想到的是,不等他下车,叶帆便率先将车停下,主动走下了汽车。

    “嘿,小菜鸟,没想到你还挺自觉的。”

    武河见状,先是一怔,尔后走下车,大步朝着叶帆走去,一脸狂傲道:“有人预订了你的脑袋,我负责来取!”

    话音落下,武河露出了一脸狰狞的笑容,那感觉仿佛吃定了叶帆一般。

    事实上,在武河看来的确如此。

    一来,通过刘琴提供的那段监控录像,他主观地判断出叶帆虽然将外功练到了极致,却也只是后天入门的境界,根本不知道劲力为何物,再者,之前叶帆与苏雨馨走出谭氏私房菜馆的时候,他仔细留意过,发现叶帆身上并没有武器。

    如此一来,叶帆怎么可能对他造成威胁?

    耳畔响起武河狂傲的话语,叶帆不为所动,只是站在原地等待着武河接近。

    “小菜鸟,不要说武爷不给你挣扎的机会,出手吧,让武爷见识一下你的三脚猫功夫!”距离叶帆十米的时候,武河停了下来,似乎觉得一下干掉叶帆也太无趣了。

    眼看武河像跳梁小丑一样蹦跶,叶帆冲武河勾了勾手指。

    “既然你急着投胎,武爷我就满足你的愿望!”

    看到叶帆充满挑衅的动作,武河脸sè一变,暴喝一声,整个人就地一弹,宛如一头凶猛的野兽一般,急速扑向叶帆。

    或许是因为叶帆的举动激怒了武河,或许是武河失去了玩死叶帆的念头,武河这一出手便动用体内劲力,移动速度比当rì叶帆殴打苟伟时要快一些不说,声势颇为不俗。

    面对这一切,叶帆依然无动于衷,看上去似乎被武河的声势吓住了似的。

    “嗖!”

    伴随着一声破空声,武河掠至叶帆身前,右拳顺势砸出,宛如重锤一般轰向叶帆的胸口。

    武河曾经混迹地下拳坛,一双拳头能够轻而易举地打碎砖头,后来被某位江湖人士看中,习武三年,不但学会了冥想,突破了后天大成境界,拥有了劲力,而且学会了江湖有名的《洪拳》。

    这一拳,他便用的是《洪拳》之中有名的‘工字伏虎拳’,而且出拳之前以声助威,以威涨势,气势雄壮,刚劲猛烈,可谓是他能够打出最强的一拳!

    “呼!呼!”

    一拳打出,恐怖的力道和速度带起一阵破空声,拳风呼啸着扫向叶帆。

    叶帆依然不为所动。

    “去死!”

    武河见叶帆依然傻站在原地,脸上露出了嗜血的笑容,似乎……他已经看到叶帆被他一拳震碎心脏,倒飞吐血的一幕了!

    就在这时,叶帆出手了,只见他随意地挥出右手,手掌摊开,宛如一扇大门一样,护在身前。

    “啪——”

    掌拳相交,像是鞭炮炸响,声音清脆,武河的拳头像是被定在空中,无法前进半寸,拳头之中蕴含的劲力消失得无影无踪!

    怎……怎么回事?

    武河心中一惊,试图收拳,暴退!

    ——迟了!

    轻而易举抵消武河攻击中的劲力后,叶帆布满手掌的劲力像是陡然卷起的巨浪一般,反震武河的拳头!

    “咔嚓——”

    一震之下,骨头断裂的声音霍然响起,武河的手骨被震得粉碎,手臂立刻弯了下去,碎裂的骨头渣子暴露在空中,染着鲜血,好不恐怖!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武河像是大白天见到鬼一般,一边不受控制地倒退,一边死死地盯着废掉的胳膊,似乎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这一切是真的!

    仿佛为了回应武河的怀疑似的,待武河倒退五步之后,一股剧烈的疼痛疯狂涌现,疼得他脸部肌肉直接扭曲在了一起。

    事实告诉他,叶帆以守为攻,像是杂耍般废掉了他一条胳膊!

    明白这一点后,他强忍着疼痛,抬头看向叶帆。

    这一次。

    他望向叶帆的目光没有狂傲,也没有嗜血,有的只是惊骇——他怎么可能这么强?

    俗话说,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武河虽然算不上武学界的行家,但至少在武学门派里呆过,见识过强者。

    在他看来,如果刚才叶帆想杀他的话,一巴掌就将他拍死了!

    “出手杀我的人很多,你是最弱的一个。”

    在武河满是惊骇的表情中,叶帆开口了,语气看似轻描淡写,但落入武河耳中,就像是晴天霹雷,将他从惊骇中惊醒!

    没有回答。

    更没有叫嚣。

    不等叶帆再出手,武河像是老鼠见到猫一般,撒腿就跑。

    这一刻。

    他忘记了自己当初说叶帆是小菜鸟的话,

    也忘记了曾牛逼哄哄地说一巴掌可以拍死叶帆的话,

    他只知道,如果他继续跟叶帆交手,等于老鼠舔猫B——找死!

    “嗖!”

    叶帆见状,足底涌泉陡然发劲,就地一弹,宛如一支shè出去的利箭,急速shè向武河。

    唰!

    眨眼间,叶帆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武河身后,右手挥出,呈爪状,宛如探囊取物一般,一下抓向武河的脖颈。

    背后冷风来袭,武河吓得一缩脖子,想也不想,反手就是一记手刀!

    气血感应到武河的攻击,叶帆直接无视,任由武河的手刀斩在他的胳膊上。

    “嗷!”

    手刀斩中,武河只觉得自己像是斩在了一块炙热的钢铁上,传来一股灼热的疼痛。

    他……他到底有多强?

    眼看叶帆凭借手臂硬抗自己的攻击,武河吓得脸sè狂变不止!

    在他看来,就算当初看中他的那位江湖人士也没有叶帆这般强大!

    惊吓之余,武河的速度慢了下来,叶帆的右手宛如虎钳一般,扣住了武河的脖颈,然后……猛然一提,像是拎小鸡一样,将武河提在空中。

    空中,武河的身子紧绷在了一起,他下意识地要挣扎、反击,但转念又放弃了——理智告诉他,叶帆只要轻轻一捏,他便要去找阎王爷探讨人生!

    眼看武河不再反抗,叶帆缓缓地将武河的脑袋转了过来,正对自己。

    “呼……呼……”

    武河急促地呼吸着,那张之前写满嚣张、狰狞的脸上此时完全被恐惧所取代,他近距离看着之前被他当作‘小菜鸟’的叶帆,一动也不敢动。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望着叶帆近在迟尺的面庞,想到资料里说叶帆只是苏雨馨的医生兼助手,武河恨不得问候乔八指十八代女xìng!

    在他看来,以叶帆的实力,放在武学界都算高手了!

    这样的高手,如果只是苏雨馨的助手,那他连给苏雨馨擦皮鞋的资格都没有!

    “这话应该我问你,不过……不用问我也知道你是何家的人。”

    “呃……”

    武河张大嘴巴,无言以对,他虽然是乔八指的手下,但之所以会来杀叶帆,完全是因为何凤华,如此一来,叶帆说他是何家的人也没算说错。

    看到武河的表情变化,叶帆基本确认心中猜测,不再废话,右手陡然发力,用力一捏!

    “咔嚓——”

    一捏之下,武河的喉结瞬间碎裂,就地断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