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武墓 > 第004章 龙门镇
    可就算如此,两家血脉远比普通百姓要更加浓郁,拥有血脉的强者,生下的子嗣往往体内也会继承父母的血脉,父母修为越高,子嗣体内传承的血脉就越加浓郁,往往,都有觉醒的机会。正是因为如此,林家,周家等家族,每一代都会有后代觉醒,连绵不绝。传承下来,这种家族,就是血脉传承家族。

    这样的家族,在普通百姓眼中,简直是高不可攀的存在。

    自己妹妹竟然将酒楼典当给林家的当铺,现在还将林家惹出来强行收取铺子,以母亲和小妹的能力,在林家面前,怎么可能会占到好处。

    脑中想到一种可能,心中再也没有任何逗留下去的念头,想都不想,转身就向山下狂奔下去。速度之快,直接拿出百米冲刺的水准。这具身体被前身锤炼不下四五年,虽然没有得到正确的修炼法门,连修行的第一步炼皮都没有踏入,但仅仅体魄,却丝毫不比前世的军人要差。

    这一跑,跟风般冲向龙门镇。

    这一切,自武牧从坟墓中爬出来到奔向山下,所发生的时间不过是几个呼吸之间,这变化,落在四周的百姓眼中,却是刚刚才反应过来。

    一个个眼中流露出诧异与惊骇的神sè。

    “是武牧,真的是武牧,没想到他竟然真的从坟墓中爬出来了,刚刚我看到他脚下的影子,他是人,他还没有死。”

    “死了半个月都能再次复活,这简直是天下奇闻,据说,那些修为强大的修士,能在水中龟息几天,几个月。甚至有觉醒血脉,修成血脉神通的强者,能在水中遨游,能在地下行走如无物。哪怕铜墙铁壁,都能随意穿梭。难道武牧这小子觉醒了自身血脉。”

    “不可能吧,武牧已经十六岁了,在天地间,从来就没有超过十五岁还能自行觉醒血脉的,除非是以自身努力,修成蜕凡五变,最终开辟出血海,才能自后天觉醒血脉。他已经是十六岁,距离十七岁都不远,已经超过十五岁的觉醒年龄,不可能是先天觉醒。”

    “对,听说武牧一直以来都在暗中磨练肉身,想要依靠自身的力量进行修炼,可惜,他就算再努力,也仅仅只是一位普通人,根本不可能得到那些真正的修炼功法,不管是炼皮,还是锻骨等等,那可都是有相应的功法的。那功法,哪怕是最普通的,都不是我们这些普通人所能够得到的。”

    “那些拥有修炼功法的,哪一个不是将功法当成是不传之秘,大多都被那些强大的家族收集,我们普通人要想出头,实在是太难了。能得到功法的机会并不多,其中最直接的一种,就是加入军队,进入军营后,军中自然会给予修炼功法。还有一种,就是加入宗派,成为宗派外院弟子,自然也有机会获取功法。再则,就是以钱财购买。可是,哪怕是任何一本最低级的炼皮功法,都要足足三千枚黑铁币才有可能获取。相传,最顶级的炼皮功法,根本不是黑铁币所能购买的,那是需要青铜币,甚至是白银币,黄金币方才能够获取。武牧家虽然有一座酒楼,可那酒楼就算是加起来,总价格也不会超过一千枚黑铁币。他不可能买的起功法。”

    “走,快回去看看,死而复活,这简直是从未听说过的事情。”

    在坟山之上,一名名百姓大眼瞪小眼,议论纷纷的同时,对于武牧的再次复活感到好奇的同时,纷纷想要知道,这次的麻烦,武牧将要如何解决。

    林家,可不是普通的老百姓!!

    龙门镇!!

    两面环山,相互耸立间,让整个龙门镇就跟是夹在两片山峰中,是进出的唯一通道,那通道,一面是通向陨龙山脉,一面,则是连通外界。可以说是一道易守难攻的绝妙险地。是属于大越皇朝。大越皇朝在青州,足足屹立不下三千年。

    其势力,根深蒂固。

    龙门镇在大越皇朝亦是一大重镇,不仅仅是因为其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更是因为龙门镇外的那片陨龙山脉。

    在龙门镇中始终有一个传说,当年的龙门镇,并不叫龙门。相传,在不知道多少年前,曾经有一条强横的真龙在虚空与敌厮杀,那一战,打的天昏地暗,无数神通,震荡九幽,无数雷霆布满天穹,天空中,更是不时的下起密集的血雨。

    大战足足持续了三天三夜,最后,一条黑龙在血雨中自天穹坠落,落在龙门镇外,无数龙血,染红了大地。整个龙躯,相传已经找不到了,但在那场大战之后,龙门镇外的花草树木,就开始疯长,连绵变幻下,形成一片密集的山脉。

    而在山脉中,无数蛮兽,凶兽在沐浴龙血后,体内得到一丝龙之血脉。甚至发生奇异的异变。这些蛮兽,凶兽的血液,对于炼药师而言,更是极品材料,还有,在山脉中,灵气充沛,沐浴龙血下,更是孕育出大量珍贵的药材,奇珍异宝。

    最终让无数修士自四面八方汇聚在龙门镇,外出进入陨龙山脉猎杀凶兽,蛮兽。采集药材。带动龙门镇也变的极为的繁华。不知道多少修士滞留在龙门镇中,这也让镇内鱼龙混杂。

    看镇内,其大小,足足占据不下方圆数十里的范围,高耸而起的以坚硬花纹石铸造的城墙耸立而起,足足有不下七八丈高,两面环山,只有城门能够通行,屹立而起,堪称雄关。

    一名名身穿漆黑战甲的兵将纷纷屹立在城墙上,扫视四周。

    镇中,一条条宽敞的街道四通八达,纵横帷幄,在街道两边,各种建筑纷纷耸立,分为东南西北四个区域,其中东区是大越皇朝的县衙所在,南区是镇内诸多权贵,世家居住之地。西区却是军营镇守之所。聚集着大批的兵将。

    而北区,则是普通百姓聚集之地,也是交易最为繁华的场地。大批的店铺耸立在北区一条条街道旁,有酒楼,有客栈,有面馆,还有专门针对修士而存在的各种店铺,比如奇珍阁,里面拥有的,就是各种普通人所无法奢求的奇珍异宝,只有修士才有需要的丹药,灵材,功法等等。

    最大的,却是一处拍卖行,这处拍卖行,不在东区,不在西区,也不在北区,南区,而是整个龙门镇最zhōng yāng的位置。占据着极大的一片区域。

    那拍卖行,名为——五方拍卖行!!

    此刻,在北区的一条热闹街道前,却是围着一大群人,聚集在一家酒楼前。

    酒楼只有两层,前面是酒楼,后面是主家居住的后院。整个酒楼,显得有些萧败。在酒楼上,赫然挂着一块牌匾——武风酒楼!!

    在酒楼门口,只见,一名身穿白sè素衣,不过十三四岁的少女满脸气愤的怒视着前方,在其视线前,赫然站着一名只有十六七岁,却穿着华贵锦衣的少年,这少年脸上满是一种傲慢之sè,脸上似乎有一丝苍白。好似是被酒sè掏空了身体。

    在其身后,则是几名身穿劲装的侍卫,每一个,都目露jīng光,jīng气神中散发出连普通人都能感受到的血气,带出丝丝压迫。

    而在周围,则是围绕过来的人群。

    “武心怜,当天你可是在我林家当铺中亲自签字按下手印,以你家的酒楼作为抵押,典当钱财黑铁币七百枚。以你家的情况,武牧那小子死了,你娘得的可是攻心之症,要想痊愈,就必须服用补心丹,你根本不可能还的清债务,今天,我就是来收酒楼的。识相点,将地契交出来。要不然,休怪我林越不留情面。”

    那锦衣少年厉声怪笑着看向面前的少女。一身简朴的素衣,并不能遮掩其天生丽质,堪称是一位绝世的美人胚子。

    在来回扫视少女的目光中,林越明显流露出丝丝yín邪的神sè。

    攻心之症,那可是气急攻心,心损神伤,对自身心神,心脏造成巨大的损伤,心力会迅速衰竭,这种重症,几乎是难以治愈,只有针对这种症状的丹药——补心丹方才能治愈,可是,补心丹根本不是普通人所能获取的。一枚就需要足足五百枚黑铁币。

    而且,要彻底治愈,至少需要九枚,那就是四千五百枚黑铁币。

    “林三少,你别欺人太甚,虽然我将酒楼典当给你们,可典当的期限明明是三个月。现在才过半个月。这酒楼,你还没有权力收取。”

    武心怜气的浑身发颤,咬着嘴唇,一脸倔强的反驳道。

    “嘿嘿!!有这张契约在,只要我觉得你根本不可能赎回酒楼,那我就有权力收回酒楼。只要我愿意,今天就能将你们母女赶去睡大街。”

    林越啧啧怪笑,眯起眼睛,在武心怜已经开始长开的身体上来回的扫视着,道:“不过,若是你答应本少爷一个条件,别说酒楼我不会收,就算是你娘的病,本少爷都可以想办法治好。”在那话音中,似乎有着丝丝可怕的诱惑。

    虽然对面前的林越极为厌恶,不过在听到能救自己母亲,武心怜依旧忍不住开口问道:“什么条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