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武炼巅峰 > 第五十七章 一边大一边小
    “你在说什么?”胡娇儿脸色莜地一变,牵强笑道:“我听不懂。『≤燃『≤文『≤小『≤说,www.ranwen.net”

    他不会看出自己不是小妹了吧?不可能啊,他分明只有淬体境九层,自己堂堂一个真元境强者耍出来的手段,怎会被他给看穿?更何况,自己与小妹本就长的一般模样,无论声音还是形态都没什么区别,帮里的老人时常还弄错自己姐妹两人的身份呢,他又如何有这份本事?

    杨开淡淡地望着她,轻笑道:“姑娘这般说,是不愿意承认了?”

    “承认什么呀?我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胡娇儿做着最后的努力。

    杨开揉了揉额头,无奈道:“那我就把话说明白点了。姑娘,你不是胡媚儿,我想……你应该是她的双胞胎姐姐。”

    胡娇儿一愣,旋即吃吃笑道:“为何这么说?”

    这一次她倒没再强硬否认,而是饶有兴致地看着杨开,她也想知道自己到底是在什么地方露出了马脚。如果杨开说不出个子丑寅卯,那分明就是在用言语诈自己了。

    可能他现在也只是疑惑,不敢肯定,所以才会要自己开口承认。胡娇儿心中猜测。

    “姑娘这是在考我的眼力了。”杨开也不恼,呵呵一笑,转身走到桌边拿起自己刚才喝茶的那个茶杯,抿了一口道:“其实,我一直都不肯定你到底是不是胡媚儿,但是现在我可以肯定了,你不是她!”

    胡娇儿神色一怔,却是恨的咬牙切齿,原来刚才的话真的是试探啊!气死我了!本姑娘一个真元境的武者,竟然一不留神着了个淬体境小子的道,这可真是阴沟里翻船,丢尽了脸面。

    再否认下去也没意思了,胡娇儿娇笑一声,侧身坐在香床上,妖娆身材若隐若现,美眸打量着杨开,声音轻柔地问道:“你从什么时候开始起疑的?”

    “喝茶的时候。”杨开敲了敲自己手上的茶杯,“虽然茶香宜人,却没能掩盖住杯子上的女人香气,而且杯口这里还有个淡淡的唇印,我想这茶杯应该是不久前才有人用过吧?而那个人才是胡媚儿姑娘。”

    “就凭这一点,你便认为我不是媚儿?”胡娇儿愕然。

    “当然不止这一点。”杨开缓缓摇头,“第二个让我起疑的是你的气质!我不认为只隔了十几天时间,一个女人的气质能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说句恭维的话,媚儿姑娘的妩媚稍显稚嫩,而姑娘你的妩媚却是浑然天成。”

    “这话我爱听。”胡娇儿掩口轻笑,“继续说,还有没有了?”

    “第三,你与媚儿姑娘身上的体香极为相似,但仔细品味的话,却又有不同,她的香气甘甜,你的香气略显淡雅。”

    “臭小子!”胡娇儿面色粉红,杨开这露骨的话让她有些难以自持,想起刚才为了试探他而做出的牺牲,胡娇儿恨不得一巴掌把面前这个侃侃而谈的男人拍成肉饼。

    “第四……”杨开无视了胡娇儿吃人的眼神,继续说着。

    “还有啊……”胡娇儿吃惊了,她根本没想到这个只有淬体境武者的臭小子居然看出了这么多破绽,本来她还以为天衣无缝的呢。

    “呵呵,第四点便是姑娘你脚上的伤了。那伤势看起来象是扭伤,其实却是你自己运功从内部震伤的。这是最大的败笔,媚儿姑娘虽然是个少女,却也是武者,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扭伤自己的脚?”

    “这倒是我的疏忽。”胡娇儿轻轻点头,那时候只想着如何让杨开中计了,却没想的这么深远。

    抬起头来,见杨开还在沉思,胡娇儿不啻道:“可别告诉我,你还看出什么破绽了。”

    胡娇儿挺不服气的,怎么自己以为完美的事情到他这里就破绽百出了呢?偏偏他分析的还头头是道,让人无从反驳。

    这臭小子看着真厌烦!

    他要还敢说有什么破绽的话,姑奶奶非得要他好看,一点都不懂的看人家脸色。

    “那就不说也罢。”杨开眉头皱了皱。

    听他这么说,胡娇儿倒是不乐意了,美眸寒霜,浅笑嫣然,银牙紧咬道:“说!”

    “还是不说了!”杨开摇头。

    胡娇儿怒道:“我让你说你就说,哪有象你这样吊人胃口的。”

    杨开苦笑一声:“我怕说出来会惹姑娘生气。”

    胡娇儿凤眼一眯:“惹我生气?那定是什么不好的事情了?”

    “恩。”

    “那我就更要听一听了。”

    “可你得保证不生气才行。”

    “你都不说,我如何知道自己会不会生气?”

    “那就算了。”

    “你……你就不知道在和女人生纠纷的时候,退让一步的?”胡娇儿暗恨不已,这小子看着精明,其实是个愣头青,一点都不解风情。

    “退一步,我会受伤,我觉得……我打不过你。”杨开脸色认真。

    “算你还有点识相!”胡娇儿得意一笑,身子卷起一股风,从香床那漫步来到桌边,衣衫翩跹地坐了下来,风情万种地看着杨开,沉吟片刻道:“好吧,我保证不会生你的气。”

    “也保证别打我。”

    “行!”胡娇儿咬着牙答道,“你告诉我,这最后的破绽是什么?”

    杨开正色道:“其实,也不算破绽,只是姑娘你和媚儿姑娘长的不太一样罢了。”

    “哪里不一样了?”胡娇儿奇道,自己和小妹完全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呀,哪会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杨开砸吧砸吧嘴,迟疑好半晌,才嗫嚅道:“你的屁股,一边大,一边小!不如媚儿姑娘的匀称!”

    这句话一出口,胡娇儿霎那间脸色通红,一身真元境的元气凶猛爆,屋内顿时狂风呼啸。

    “记得你刚才的保证!”杨开面不改色心不跳,淡淡地提醒了一句。

    胡娇儿惊人的气势陡然萎缩下来,气的浑身抖却又不好作,一口银牙差点都咬碎了,好半晌才愤愤地一拍桌子,娇叱一声:“放屁!”

    一个姑娘家家,连这等粗口都爆了出来,可想而知胡娇儿有多气愤。

    这该千刀万剐的臭小子,竟然评价自己的屁股一边大一边小,这是个男人应该说出来的话么?自己哪里一边大一边小了?分明很匀称的好不好?

    臭小子,你怕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