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同人小说 > 龙族:重生归来我路明非屠神证道 > 第四百四十八章:怎么会这样,为什么要这样!【求订阅】

这一刻,暴雨轰鸣而下。
伴随着那一道道炽白色的闪电,将这座山谷映照的一片狞亮。
而同样这些电光将那些女孩们胭脂淋漓的面孔映照的无比吓人,那是何等扭曲的一张张脸,简直比地狱里的恶鬼还要可怕,而如今她们歇斯底里的咆孝着,目光带着贪婪与凶恶的死死盯着石台上的那个男孩。
明明对方虚弱的都快要死掉了,可是却依然无法抵挡住她们的恨意,如果可以的话,她们现在恨不得立刻扑上去撕咬源稚女,将对方身上的每一块血肉都狠狠的咬下来。
如果真的在现实中被常人看到这一幕,绝对会做噩梦的。源稚生以及绘梨衣神情凝重,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些女孩都已经死了,所以又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来呢,显然是幕后之人通过扭曲这个世界来让女孩们做出这些仇恨的动作,通过这些女孩们夸张的表情以及扭曲的肢体动作来看,由此也能感受到幕后之人内心对于这一幕的深深印象以及精神上的强烈冲击。
这种冲击绝对曾在对方脑海里形成一辈子的烙印,所以才会显得极为真实。
石台上的黑袍人看到台下那些女孩们歇斯底里的嘶吼,不由得点了点头。
深深的叹息一声,“鹿取小镇曾经是被石地藏所祝福的小镇,永远的纯净,永远没有外界的那些污言秽语。永远的充满友爱,可正是因为这头魔鬼的到来,让幸福的鹿取小镇一切都不一样,他在这里肆意的制造杀戮,肆意地营造恐慌,整个小镇里面的所有人都惶惶不安。
如今我们对他审判,是执行神明的旨意,只要能够将这个祸害彻底铲除,那么整个鹿取小镇将会回归曾经的宁静,所有那些死去的人也都会迎来解脱。
大声告诉我,是不是这样!”
雨越下越大,尽管黑袍人的声音非常沙哑,可是无论是雨声还是雷鸣声,都无法遮挡对方的声音,那就像是这个天地间响起的证言,也同样是对石台上这个魔鬼的宣判,这场正义的制裁即将下达,而魔鬼的生命同样进入了倒计时。
“审判魔鬼,烧死他,还小镇安宁!”
“烧死他,把他烧成灰尽!”
“让他下地狱,永世不得入轮回。”
……
女孩们如野兽般的嚎叫着,宣泄着心中恨意。
无论暴风雨多么勐烈,石台两边的火把依然没有要熄灭的意思,反而越烧越旺,火光照耀在这片山谷,极为透亮,更是映照那一张张狰狞仇恨的脸庞。
源稚生死死了握住拳头,他知道这一刻必须要忍耐,必须要等待最后的时刻,否则现在所有的努力都会前功尽弃,而且到时候源稚女也会遇到无法想象的意外。
随着底下群情的呐喊,石台之上,黑袍人在这一刻缓缓举起手掌,似乎是下达最后的命令。
“好,那就执行神明大人的旨意,现在就对这头恶鬼展开审判,伟大的神啊,烧死他,烧死这个魔鬼,把这个魔鬼赶回地狱里面,让他承受应永生永世的折磨,让他永远也不得安宁。”
黑袍人率先呐喊起来,情绪之间充满着波动,随着他的呐喊,那些女孩们也同样跟着附和起来。
“烧,烧死他,把他赶回地狱!”
所有的女孩们都咬牙切齿的对着源稚女嘶吼,她们甚至已经迫不及待的捡起地上的石头,狠狠的砸向源稚女。
伴随着一声声沉闷的重击,男孩身上再度出现一道道伤口,甚至还有几个石块直接砸中了男孩的额头,一时之间鲜血淋漓下来。
在这一刻绘梨衣紧紧抓住了源稚生的手腕,她生怕在这一刻自己的哥哥忍受不了而冲了出去。不知道为什么,绘梨衣有一种预感,马上这一幕就要真正的揭开了。
“绘梨衣,拉住我,求你了,要不然我真的会冲出去。”
源稚生嘶声说道。
绘梨衣没有说话,她能够感受到对方心中的痛苦,只能紧紧抓住源稚生的手腕。
“那就用火焰烧死他吧,狠狠的烧死他吧,烧到最深的地狱里去,那里才是魔鬼永远的归宿,他将在那里永世不得解脱!”
随着黑袍人高亢的呐喊声,紧接着根本就没见任何动作,砰的一声,整根石柱子燃起了熊熊火焰,这些火焰真的像是神明在冥冥之中的出手,否则的话,又怎么可能会在这样的暴雨之中燃起熊熊的烈火呢。
一瞬之间,源稚女的身体就被火焰给包围了。
然后在这一刻所有的人都陷入了疯狂,她们看着源稚女被火焰包围,看着这个魔鬼被审判,她们前所未有的激动起来,她们发出了嚎叫声,简直就像是地狱里最深处的恶鬼发出狰狞的咆孝,那像是欢呼声,又像是痛哭流涕的声音,总之这声音非常复杂,让人无法想象此刻对方的心理状态,或许崩溃激动都有吧。
尤其是那些女孩们,源稚女将她们杀死之后,并且将她们的身体浸泡在化学药水里,这是不争的事实,她们的灵魂被困在那一具具肉体里面,永远也不得解脱,所以她们非常痛恨源稚女这个魔鬼,这个看似单纯质朴的男孩,实则就是魔鬼的一具皮囊罢了,是他蛊惑世人的手段,相信在这座小镇里面有很多人都被这个男孩蛊惑了,都会利用那该死的同情心怜悯之心去爱护这个男孩,生怕伤害了对方的自尊心,可是对方又做了什么呢?
所以此刻看着源稚女被熊熊烈焰燃烧,心中无比痛快。
“不,不!”
源稚生在这一刻再也按捺不住了,甚至就连绘梨衣也放开了手,因为如果真的让源稚女就这样被活活烧死,那么事情根本就不是先前预想的那样,因为他们之所以压制到现在都没有出手,就是为了能够让源稚女彻底活下来,而不会被提前发现之后出现无法想象的意外。
可是如果连源稚女都要死掉的话,那么这场梦境制造的世界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绘梨衣也同样不想让源稚女死掉。
这一刻源稚生彻底疯狂了,伴随着他的咆孝,暴风雨在这一刻勐烈到了极点。
而同样是在这一刻,黑袍人头上的兜帽被暴风雨狠狠的吹了起来,同样看清了对方的那张脸。
这一刻源稚生彻底呆住了,包括一旁的绘梨衣也呆住了。
在这个暴风雨充斥的世界里,那些女孩们狰狞的咆孝声与嘶吼声在这一刻他们完全听不到了,只剩下那扭曲的一张张脸庞在风雨之中显得极为诡异,源稚生目光呆滞的看向那石台上的黑袍人,绘梨衣也同样看着对方。
因为身穿黑袍的那个人,对方的那张脸正是源稚女的面孔。
是的,对方也同样是源稚女,因为就是在这愣神的瞬间,被锁链缠绕在石柱上的男孩瞬间被火焰烧成了虚无,这绝对是不可能发生的一幕。
那只能说明石柱上的源稚女仅仅只是一道分身,又或者是假象,而真正的源稚女则是一旁执行审判的黑袍人。
真的不需要再多说什么了,更不需要再证明什么,当源稚生看到石台上那黑袍人露出一张源稚女的脸的时候,尤其是对方脸上的表情,在这一刻源稚生就完全知道,对方绝对是源稚女,又或者是说源稚女的精神体。
如今源稚女的那张脸上已经泪流满面了,他极为悲痛,似乎沉浸在某种非常痛苦的情绪之中,哪怕这呼啸的暴风雨都依然掩盖不了对方那脸上的泪水,因为那泪水血红,化作血泪从对方的脸颊两侧滑落下来。
“稚女……”
源稚生轻轻的发出一声呼唤。
尽管他知道在这一刻他本不该发出声音的,他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什么情况,实在是太诡异了,为什么稚女会是黑袍人,为什么要对自己执行审判,为什么会这样。
源稚生受不了,他觉得在这一刻源稚女极为彷徨,内心也非常的悲痛,源稚生在这一刻绝对有必要去呼唤对方,用他们兄弟两人的情谊来唤醒源稚女。
尽管是一声轻轻的呼唤,尽管此刻暴风雨轰鸣,尽管此刻周围充斥着各种狰狞的咆孝声与嘶吼声,但就是这一声轻轻的呼唤,却让原本陷入悲痛之中的源稚女在这一刻不由得怔一下。
他缓缓的抬起头来,目光穿过人群,正好看到了人群中间的源稚生,看到了他的哥哥。
“哥哥……”
源稚女神情闪过一抹恍忽,但很快又被另外一种情绪给压制了下来,男孩再一次低下头来,似乎不想与源稚生对视。
又或者说是没有勇气没有自信跟对方对视。
“稚女,我是哥哥,为什么不回应我?为什么你会制造出这样的一种幻境,我们不是说好了吗?以前的一切都成为了过去,那一切都是赫尔左格的阴谋,是他利用狂化药剂将你变成了那个凶手,可这一切并不是你的本意啊。
你并不知道那些杀戮,你只是想得到小镇里那些村民的认可,想要得到那些女孩们的认可,想要让他们觉得你也是我源稚生的弟弟,而不是一个始终自卑又敏感的家伙,我们不都说好了吗?未来我们都会向前看的,为什么?告诉我为什么?稚女,为什么你要制造出这样的一个幻境来,为什么你要这样来折磨自己呢!!”
源稚生的声音并不强烈,但是他知道源稚女绝对能够听到,这同样也是他心底的声音。
源稚生已经看出来,这一切都是他的弟弟源稚女亲手制造的这个精神世界,他并不知道那白王幻影在哪里,但眼前的一切是源稚女本身的意愿,也就是说在源稚女的意识之中,对方始终觉得自己是该要受到审判的,就该要被那熊熊的烈火烧到地狱的最深处里,永远也无法解脱,或许只有这样,才是对他以前的那些杀戮进行救赎吧,又或者这样做能让对方心中有一丝丝欣慰,以一种折磨自己的方式,来让自己感到欣慰。
直到自己再也折磨不动了,筋疲力尽了,然后选择自我了结。
这是一场扭曲的漩涡,一旦深陷其中的话,源稚女这辈子都不能解脱,直到死亡,而身为他的哥哥源稚生,又怎么可能会亲眼看着稚女沉沦其中呢。
“哥哥,你刚刚也说了,我是那个凶手,这是无法摆脱的事实,是我亲手杀死的那些女孩,让那些女孩与她们的家人永远也无法团聚,让她们的家人也陷入悲痛之中,我知道是赫尔左格的阴谋,可真正动手的人是我啊,难道这样的话,我真的就能摆脱掉一切了吗?不,哥哥,我真的做不到,我现在真的好痛苦,那些女孩临死前的面容一直在我脑海里闪现,我真的真的很心痛啊!”
源稚女说着说着,整个人在石台上跪了下来,血泪横流。
随着他这种痛苦的诉说,石台下那些女孩们狰狞的面孔,渐渐的同样也变得扭曲起来。很显然,这些女孩们的表现是跟源稚女的思想有着绝对关系,而在源稚女的精神世界里面,这些女孩们肯定是希望那曾经的凶手源稚女要接受审判的,所以她们才会发出歇斯底里的呐喊声。
“稚女,你要相信你自己,为什么不给自己试一次的机会呢,你之前不是说好了要进行这场救赎的吗?可现在你在干什么?你别告诉我,你想要在这里杀死自己,那简直就是一场非常荒谬的笑话。
因为在我看来你那不是在为那些死者寻求解脱,而是一种逃避责任的行为,你就是害怕完不成对她们的救赎,所以你才会觉得那些噩梦一直困扰着你,我说的对不对?”
“不,不是这样的,我没有逃避,哥哥,你没看到她们在我受到审判的时候,显得很激动很开心么?”源稚女说道。
“稚女,那不是她们的解脱,那只是你的解脱,这一切都是虚假的,死者不能复生,你又怎么知道她们的想法呢,我只看到你言而无信,你反悔了,你根本做不到救赎,你只想去死,去寻求自己的解脱,稚女,我对你真的很失望很失望!”
源稚生语气严厉的说道。
他的神情非常肃然,他知道在这一刻无论如何都要说服源稚女,否则的话他的这位弟弟处境就危险了,毕竟如果一个人铁了心选择死亡的话,其他人再怎么努力,最终也无法拯救对方,这是一场极为凶险的心境抉择,一旦失败,源稚女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