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飞天 > 第一卷 仙侠有路缘未尽 第六十一章 劈波斩浪
    没多久,一只水鬼从大河中掠出,张开双翼顺着河流滑行,嘴中发出‘嘎嘎’如老鸹的瘆人声音,似乎在给空中的人指明所追击之人逃窜的方向,转瞬又钻入了水中。

    



    康明宗的目光顺着河流投向了远处的大湖泊,面无表情的哼了声:“小师妹,你这个初窥修行门径的人对魔门秘术又知道多少?你以为躲进水里面就能逃得掉吗?若是我亲自出马都还让你跑了,那我也没脸再回天外间魔宗了。”

    



    天高云阔,山川秀美,十几只载人的魔枭不徐不疾的振翅沿着河流慢慢向前飞行,康明宗冷眼看着河中不时越出滑翔指路的水鬼,只是冷眼看着,也不急着出手。

    



    大河中的苗毅和罗双飞脚踏飞剑驱水而行,两人面部都有用真气覆盖的一层气泡阻隔河水侵入,但是在水中的速度明显比在空中慢了一倍都不止,水中的阻力太大了。

    



    四周不时有犹如鬼魅般的四道黑影嚣张的缠绕相随,在水中的游行速度快得惊人,让人看不清面目,一直忽前忽后的跟着,却也不接近,给这水底世界平添了几分阴森恐怖感。

    



    “罗双飞,这是什么东西?”苗毅惊悚的问道。

    



    “不知道,我也没见过。”罗双飞摇了摇头,一脸担忧道:“这下糟了,这怪东西肯定是在水里追踪的东西,康明宗不愧是魔门第一追踪高手,看来我们想从水里脱身没希望了。”

    



    “凭我们的修为在水底不换气坚持不了多长时间。”苗毅微微摇了摇头,眼见河道的出水口越来越宽,忽然眼睛一亮道:“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试试,你跟紧我了。”

    



    罗双飞兴奋地点了点头,立马靠近了在水中并肩齐驱。

    



    就在两人从河中冲入淼淼大湖之际,苗毅捕捉到那四道影子尾随追踪的当口,数十道黄影向身后射出,三十张二品和三十张三品的定身符同时在河道口炸开,六十道喷射的白光犹如一张大网封锁住了河道出口。

    



    四只水鬼一个措手不及,被白光兜住,当场被定得死死的沉入水底。

    



    成功了!苗毅和罗双飞兴奋的相视一眼,向着广阔的湖底世界遁去,边上有惊慌失措的鱼群快速闪开。

    



    跟随在空中的十几人突然见到河底炸开数十道白光,都是大吃一惊,控制水鬼的两名黑衣人迅速禀报道:“水鬼没事,但是都不能动了,无法再听从秘法驱使,应该是中了定身符!”

    



    “这么多符篆一起用!这丫头到底从符篆司偷了多少符篆出来?简直是胡闹!”

    



    康明宗脸色一沉,想起自己到符篆司求符篆的时候,什么符篆炼制困难之类的话都把耳朵磨出了老茧,如今却被这丫头偷了这么多出来,一时间怒气大增地喝道:“想跑!我看你们往哪跑!”眉心一点花开七瓣的紫莲光影绽放,赫然是紫莲七品的修为。

    



    康明宗的身形直接从魔枭身上射出,飞临河道出口上空,双掌一合飞快的掐出指诀,并两根食指往下方的湖面一指:“劈波斩浪!”

    



    随着一指捅出,周围凭空响起隐隐的雷鸣声,是修为到了一定的地步施展法力所带来的小天地法相。

    



    磅礴的法力霎时在空气中涌动不息,立见平湖起波澜,一线长达千米的直线白浪急速滚荡分开向两边,眨眼间就在湖中撕开了一道宽达百米的口子,直接看到了湖底,水雾升腾不息,气势实在惊人。

    



    湖中分开向两边的浪墙,白花花的浪头强行卷上了罗双飞和苗毅,犹如迢迢银河突然中断,把两人硬生生的给拆开了,阳光下一道虹气架在两边浪墙之间,壮观漂亮!

    



    两边弟子看向师傅的眼神,皆是一片肃然。这就是紫莲级别高手的威力,一寸修为一寸法力,修为有多高,法力就有多强。像他们这种青莲级别的,耗尽十寸修为才能酝酿出一寸法力,而白莲级别的,纵有一身修为,却是有法无力,凭空施法犹如隔靴搔痒,对敌之时,更是天差地别。

    



    两人被滔滔怒浪拍打席卷,拼劲全力也无法从翻滚的浪花中逃出,滔滔怒浪划地为牢,瞬间把两人给隔开,并折腾得两人晕头转向,更是被浪头拍打得连句话都说不出来。

    



    康明宗凭空而立,一身的法力猎猎震动黑色长袍,冷眼看向翻滚浪花中的罗双飞,驱指点去,厉声道:“给我拿了!”

    



    众弟子神情更是肃然,没想到师傅对小师叔也敢行雷霆手段,说拿就拿毫不手软。

    



    左右两名黑衣人恭然领命,闪身射出,齐齐破开翻滚的浪头,一人抓住罗双飞的一只胳膊,像老鹰抓小鸡一般,压肩别臂提了上来,等候师傅的发落。

    



    此时的罗双飞狼狈不堪,发冠早就不知道丢哪去了,头发凌乱盖头,衣衫湿漉漉贴身,如果不是胸部平平,倒真是一副好身材。

    



    “呕…”连呛出几口水来,罗双飞翻了翻白眼,才幽幽醒来,显然被水给呛得不轻。一看到跟前冷眼盯着自己的康明宗便是一惊,霍然回头看向浪滔滔的下方湖面,只见苗毅不能自主的身形仍在浪花中乱转。

    



    “苗毅!”罗双飞一阵惊呼,使命挣扎一顿,两名黑衣人额头绽放着花开五瓣的青莲光影,哪是他一个白莲一品修士能挣脱的。

    



    “康明宗!你要是敢杀他,我和你誓不两立!”罗双飞冲着康明宗一阵嘶吼。

    



    “小师妹的面子自然是要给,我不杀他,那就让他自生自灭!”

    



    康明宗的目光从他脸上投向了下方,驱指点去,不远处波澜滚滚的平湖之中轰的射出一条透明水龙,沿着湖面急速滑行,冲进滔滔浪墙中,‘咣’的一声把苗毅从翻滚的浪花中给撞飞了出来,而水龙却和浪墙融为了一体。

    



    苗毅呛进肺腑中的湖水,混着鲜血‘噗’的长喷而出,整个人砸落在那水面分开的湖底,陷入在湖底的淤泥中,一动不动。

    



    “不!”罗双飞一阵撕心裂肺的悲呼。

    



    他眼睁睁的看着湖中分开达百米宽的浪墙迅速合拢,将不知死活的苗毅淹没在其中,湖面很快恢复了平静,只有升腾的水雾还未散尽。

    



    康明宗点出的两指缓缓收回,缭绕在周身的澎湃法力也收敛进了体内,负手看着罗双飞冷冷道:“小师妹,我已经给了你面子没有杀他,你现在是不是可以跟我回去了?”

    



    一群弟子们暗暗心惊,师傅摆明了是不怕得罪小师叔啊!虽说没有杀那苗毅,但却是将他给重创了,若是力道把握得合适的话,足够那苗毅在醒来之前淹死在这湖里面,说是给小师叔面子,其实和不给有什么区别。

    



    罗双飞气得浑身颤抖,嘴唇已经被银牙咬出了鲜血,盯着康明宗一字一句道:“康明宗,快点救他,否则我和你誓不两立!”

    



    “你在威胁我?”康明宗两眼一眯,冷哼道:“小师妹我警告你,你修炼的乃是我魔门正宗的‘大魔真法’,圣尊早有警示,凡我魔门真传弟子不能轻易动情,否则会沉沦其中而难以自拔。你之前和他搂搂抱抱当我没看见么?我若是将此事禀报圣尊……我至少还给了他一线活命的机会,若是圣尊知道了,他的后果会怎么样,你应该清楚!”

    



    “我没有对他动情,你快救他!”罗双飞摇头大喊,一付我不想听的样子。

    



    康明宗却是无动于衷,淡然道:“既然没有动情,区区一个小杂碎的死活,何故让小师妹如此失态?倘若他是个青年才俊,真的能配得上小师妹,我也不会插手此事,只要圣尊同意,我只会恭喜。”说着有些怒不可遏的向下方的湖面一指,“可就这么一个吃软饭的小杂碎,也想攀上我魔门的金枝玉叶,他是痴心妄想,我今天不当场诛杀,已经是给了小师妹天大的面子,小师妹就不要得寸进尺了。”

    



    “他根本就不知道我的身份!”罗双飞无力地摇头哀求道:“康师兄,我求你救救他好不好!”

    



    “你怎么知道他不知道你的身份?只为你一句话,他就敢对我魔门信徒下杀手,而且一杀就是几个,试问白莲一品的修士中,有几个有这么大的胆子!不是知道你的身份有意讨好接近才怪了。”

    



    康明宗一阵激斥怒喝后,放缓了语气劝慰道:“小师妹,你涉世未深,不知道世间人心险恶,听师兄一句劝,跟我回去吧!”

    



    “你……”罗双飞瞥了眼不远处的秦太真,没想到当初为苗毅脱身的一番话竟然引起这么大的误会。他知道康明宗现在多少还给几分面子才好心劝自己,再拖下去,对方肯定要失去耐心强行将自己给带走,到时候苗毅可真是生死难料了,现在再不想办法救他,只怕就没人能救了。

    



    “康明宗,我知道凭你在魔门的地位我不能把你怎么样,可你欺我太甚,我咽不下这口恶气,就算你把我强行带回了天外间魔宗,我就不信我找不到机会自杀,我就不信我死了你还能一点事都没有!”罗双飞恶狠狠的看着康明宗,完全是一付大不了同归于尽的样子。

    



    C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