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飞天 > 第一卷 仙侠有路缘未尽 第四十七章 寻仇
    一团血水随着剑锋飙射而出,苗毅面无表情的握剑斜指地面,鲜血顺着剑锋滴滴答答的滑落。

    灰衣人劈开的头颅上,两眼充满了难以置信,有种死不瞑目的感觉。就在剑锋劈下之前,他还在想这怎么可能,一个白莲一品修士的手中怎么会有两张四品的符篆?用得起两张四品符篆的人,怎么会为了区区一百青币而接六圣会‘癸’字号任务?

    “啊……”

    周边跑出来看热闹的百姓吓得一阵惊呼,纷纷逃回屋里关好门,吹灭了灯。

    “妈呀!”图家那些下人也是吓得一阵鬼叫,纷纷从犄角旮旯里连滚带爬而出,跑得比兔子还快。

    苗毅的目光从地上斩杀的尸体上转向李家倒塌一半的房屋,里面能听到李青兰吓得哭的声音嘤嘤传出,貌似又不敢放开了声音大声的哭。

    苗毅的目光猛的转向街头那些逃窜的人,他怒了,真的怒了,没想到一波刚平,一波又起,那图家的人简直是无法无天了,照这样下去,事情还没完没了了。昨天来个一品的捣乱,今天又来个三品的,差点要了自己的小命,假如明天又来个五品的,自己还能挡得住吗?

    不杀此贼,公理何在!天理何在!

    苗毅目中怒火熊熊,俯身摘下尸体上的百宝囊,直接飞身上路边的屋顶。

    身形急在屋顶上飞掠,提剑追着那些逃跑的人而去。

    没多久便跟随到一家高门大户前,伏身在对面的屋顶上观望,只见红灯笼照耀的门额上,‘图府’两个大字赫然醒目。那些人一阵着急的乱拍,敲开了图府的大门,仓皇躲了进去把门一关。

    苗毅从对面的屋顶上起身,看着手中的大剑略微沉吟了一会儿,还是将剑收了起来,犹如一只夜游的蝙蝠一般,飞进了图府宅院。

    图府的宅院很大,至少比周边能看到的宅院都大,亭台楼阁,花园绿树,水池灯光相映成趣。

    苗毅的身形不时停落在树梢上,跟着那些奔跑的下人们来到了居住的后宅,眼见他们都跑进了一栋灯火辉煌的大宅子,弹身落在了那屋顶上,揭开了瓦片向下观望。

    只见屋里的灯光中,一群下人正在向想一名锦衣男子禀报着刚才的事经过。苗毅对他们的话没兴趣,目光锁定了那名被他们称为‘少爷’的锦衣男子。

    他一怒之下本想跟来将那罪魁祸斩杀,可考虑到自己如今已是修士的身份,不好再冠冕堂皇的干那事,否则惹得六圣门下追杀可不是好玩的,刚才已经领略过高阶修士的厉害了,所以只能另想办法诛杀,还要做得神不知鬼不觉,让人抓不着把柄。

    目光微微闪动之际,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明月,他有了主意。

    从百宝囊中取出了妖若仙赠予的那瓶‘钓月’剧毒,打开盖子后,顺手捞过背后的辫子,从辫尾上拔了一截头,伸入小瓶子里沾上了一点粉末。将东西收起,向头中注入了真气,屈指一弹,那缕头从瓦洞中射入,轻飘飘的落入了那怒骂连连的锦衣男子脖子后面的衣领子中。

    锦衣男子也感觉到了脖子后面有异物掉落,但只是下意识的伸手摸了下后面脖子,又继续指着一群下人大骂废物之类的话。

    苗毅不再逗留,轻轻覆盖上瓦片,弹身向着来处快飞回。

    李家房子垮塌了大半,院墙也被巨大的冲击力全部冲倒,苗毅顺着李青兰轻微抽泣的声音翻开残垣断壁,找到了吓得瑟瑟抖抱坐在一起的俩兄妹,见两人并未受伤,只是惊吓过度,不由松了口气,幸好房子倒塌的是他居住的那一半,否则这俩兄妹不死也得重伤。

    “没事了,来人我已经打了……”苗毅安慰了两人几句后。

    兄妹俩见他没事,知道还在受保护中,也是心下大定,又有了主心骨。互相搀扶着走出一片狼藉的宅子后,看到家园满目疮痍,没想到连最后的容身之地也毁了,又是一阵悲泣。

    苗毅也从废墟中走了出来,忽然眉头微微一皱,手掌捂住了胸口,嘴角隐隐还有血迹渗出,四品开山符的威力的确不小,爆炸虽没有直接作用在他身上,但是强大的冲击力已经让他受了不轻的内伤。

    “李公子,找周边的邻舍帮忙整理一下吧!”苗毅说完盘膝坐在了路上,运功调理受伤的脉络。

    李表逸抹着眼泪开始挨家挨户的敲门,邻里之间大多也知道事情的起因,见外面没事了,同情之下都跑了出来趁着月色帮忙。但是不远处的那具尸体还是让人心里瘆,盘膝而坐在路上的苗毅也是让大家敬而远之。

    众人一直忙到天亮,垮掉的围墙简单垒了起来,还剩半边未倒的房子也清理了出来,算是勉强可以住人。

    动静太大,终于还是引来了官府的人,苗毅亮出了自己受雇于六圣会修士的身份,杀死的也是修士,而周边百姓也都证明是有人来闹事,官府的人心知肚明是和图家的人有关,拖走了尸体也没追究什么,修士之间的事情也不是他们能插手的。

    苗毅找到了那灰衣人的飞剑,却现已经被炸得扭曲变形了,根本无法再用。倒是对方的百宝囊中,竟然有三万多的青币,于是拿出了一百青币给李表逸修缮房屋,李表逸开始死活不肯收,看到苗毅不高兴了才讪讪收下了。

    有了钱,李表逸很快在城里找来了泥瓦匠和木匠,一时间忙碌了起来……

    图家当代侯爷图益,恰好在这个时候从京城访友回来了,奈何还在离大鹿城十里的地方,便从迎接的下人嘴里获悉小侯爷于昨夜暴毙身亡了,一行人匆忙赶回侯府。

    “谁干的,谁干的,到底是怎么回事?”一声怒吼咆哮图府。

    年过四旬的图益一脸虬须,身体健壮,此时却像是刚出笼子的老虎,满面涨得铁青,怒目环视周围的下人。一群下人们全部吓得战战兢兢低头不语。

    躺在床上的图必宣身体僵硬,两眼暴睁,裂开的嘴巴无法合上,上下两排牙齿暴露在空气中,可谓是面目狰狞,双手十指硬邦邦如鸡爪般张开着,身体偻曲。最恐怖的是,浑身上下竟然全部变成了银白色,皮肤上起满了疙疙瘩瘩的东西,看着吓人,从死后的状态判断,死前肯定相当痛苦。

    一直默默站在图益身边的师爷盯着床上的尸体看了会儿,转身指向一名下人问道:“把事时的情形仔细说来。”

    那下人吓得一哆嗦,结结巴巴地说道:“昨天后半夜的时候,少爷很生气,在追打着我们,谁知刚追出房子,少爷便很痛苦地倒在了院子里……”

    “少爷很生气?”师爷目光微闪,眉头皱了皱道:“少爷为什么很生气?”

    事情已经闹大了,那下人不敢隐瞒,当即把图必宣看上李青兰想强纳为妾,派人去李家数次闹事的经过给说了出来。

    “你们刚到那边闹完事,少爷这里就出事了?”师爷看向脸色铁青的图益,饱含深意道:“侯爷,小侯爷不像是突疾病,我看是中了不一般的手段,可能和李家那边请来的修士脱不了干系,侯爷您看呢?”

    “来人领路!”图益一声怒喝,道:“带我去那李家,我倒要看看那修士是否长了三头六臂,竟敢在大鹿城向凡人下手,他有本事把我也给杀了!”

    师爷连忙劝道:“侯爷,还请冷静,事情还没完全搞清楚……”

    “够啦!”图益大手一挥地打断,双眼冒火的盯着师爷咬牙切齿道:“他说的清也好,说不清也好,总之我要让他血债血偿,走!”

    图府大门敞开,图益一把推开了迎来的轿子,怒气冲冲的领着一群下人浩浩荡荡的奔赴李家,顿时引了不少人观望。

    李家正在大兴土木,突然见到这么一群人怒气冲冲的杀来,尤其是一群下人的手上还个个拿了家伙,顿时吓得那些泥瓦匠和木匠们跑得远远的。

    正对工匠们指手画脚的李表逸一看这形势,脸都吓白了,迎着走来的图益慌张行礼道:“拜见侯爷!”

    “是你请的人杀了我儿子?”图益一把揪住了李表逸的衣襟拽起,他手上的力道不小,李表逸整个人几乎被拽得双脚离地。后者闻言吓得“啊”了一声。

    “住手!”苗毅一声冷喝,从那垮了半边的屋里转了出来,图益身后的那些下人脸色微变,情不自禁后退了一步。

    苗毅走了过来,打量了对方一眼,再结合对方刚才的话,心中已经有了数。面无表情的淡淡说道:“你是什么人?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行凶!”

    图益一把推开了李表逸,指着苗毅的鼻子喝问道:“你就是李家请来的那个修士?”

    “是不是和你有什么关系吗?”苗毅不假颜色地说道。

    图益顿时火冒三丈,冲上前去一把揪住了苗毅的衣襟,厉声喝道:“你一修士,竟敢擅自对凡人动手,我要你杀人偿命!”(未完待续)